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伤没好就不要那么重的抱我。”洛倾尘抿了抿唇,轻轻蹭了蹭他,眼眶微微泛红道:“我也会心疼你的好吗?”

    “嗯。”他轻轻应了一声,可抱着她的手臂收的更紧了。

    宋乐半靠在一旁树桩之上,眯了眯眼,嘴角勾勒起一抹淡笑。

    从前她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迟墨对小尘那么好,可她却没有丝毫的动心。

    现在她知道了,因为她在等,在等南逸笙的出现。

    “你的伤……”

    “不碍事。”

    “谁说的!”洛倾尘轻轻挣扎了一下,抬眸看着他依旧有些苍白的脸皱了皱眉道:“包扎一下吧,不然会感染的。”

    “好。”他点了点,目光依旧十分不舍的看着她,眼底以前宠溺的微光。

    虽然他知道她不应该跟着他到这里,可当她手握一柄长剑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根本没办法推开她。

    他做不到……

    真的,真的做不到……

    一轮明月,一堆篝火。

    洛倾尘打开医药箱,小心翼翼的帮南逸笙上药。

    看着他全身上下大大小小十几处伤口,其中有些伤口还在往外流血,她不禁紧紧的皱起了眉。

    “你伤的很重。”她小心翼翼将酒精涂抹在他的伤口之上,咬着唇哽声道:“以后不要受伤了……”

    “别担心。”南逸笙微微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道:“一点点疼。”

    “这是什么?都没见过。”宋乐看着洛倾尘手上的棉签问道:“感觉小尘去了一趟南诏国,变了好多。”

    “这个东西比较复杂,一时间也说不好,一种良药吧。”洛倾尘侧过眸看着她道:“我不在的日子,他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她轻叹了口气道:“如果不是他亲手杀了迟墨,或许我还会为他说几句漂亮话。”

    其实他大抵能感受到沐寒澈对小尘的思念,因为他每到下雪的夜晚都会在她住的地方停留很久。

    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干嘛,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重要了。”洛倾尘摇了摇头道:“我们不会再回来了。”

    “那我们去哪呢?”宋乐眉眼微舒道:“南诏国好吗?”

    “不要回南诏。”南逸笙眉心轻轻一蹙,漂亮的眸子闪过一丝黯淡看着她道:“太危险了。”

    洛倾尘看着他深邃的眸子,一边替他用纱布包好伤口,一边问道:“南王的毒不是梁姬下的……”

    她能感觉到他的身子怔了一下,随后便是一阵死寂的沉默。

    他没有回应、没有说话、只是愣愣的看着她,目光闪烁。

    “是你对吧。”她平静的抬起眸,眉心轻轻一蹙,目光中的带着细碎的光。

    其实说不感动,是假的……

    “什么?”宋乐一脸惊愕的看着南逸笙,瞪大了双眸不可置信的说道:“你……就是为了让小尘回来吗?”

    “可惜她比任何人都聪明倔强,想做的事从来没有人拦得住。”南逸笙嘴角勾勒起一抹淡笑,看着她道:“既然你都知道就更不应该回去。”

    “可我不回去,他们会怎么对你呢?”洛倾尘眯了眯眼,咬唇道:“你这样对自己太不公平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