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没资格提迟墨,他是真心为你卖命。”洛倾尘咬了咬唇,眼前突然闪过当年迟墨死的场景,那般的凄凉。

    而他高高在上,眼眸冰冷如霜,没有一丁点的情感。

    “可他是真心喜欢你。”沐寒澈右手轻抬,想要伸手触碰她的脸颊,却被她直接躲开。

    “你说的对我不会杀你,因为我做不到。”洛倾尘看着他,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说道:“但是我也不会爱你,因为我不是她。”

    洛倾尘不知道沐寒澈听不听懂她说的这句话,但是这是来自于她的真心话。

    她不能代替任何人的爱她,包括原主……

    沐寒澈看着她的眼眸很久很久,久到原本纷飞而落的大雪都已经停了。

    他方才道:“你不要回去,你会死的。”

    洛倾尘眯了眯眼,眸子里闪过一抹疑惑看着他道:“所谓的天灵花阵……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没有告诉我。”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南逸笙带你回来,大抵也是为了保护你。”沐寒澈轻笑一声道:“可你却勇往直前的跟着他,连头都不愿意回。”

    “你说的是。”洛倾尘将凤舞剑放回剑鞘看着他道:“我要走了,我替她谢谢你的情意,可她收不到了。”

    话音一落,她缓缓转身,抬步欲走。

    下一秒,沐寒澈极尽微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膜,一字一句震撼着她的内心:“天灵花阵其实并不是什么圣物,它是被诅咒的阵法,需要每一届圣女的祭祀。否则便会让南诏国陷入死寂的风沙之中……”

    洛倾尘听着他说的话,但却没有停下脚步。

    他有些着急,继续道:“祭祀的方式用的是圣女的血。”

    她依然没有回头,他的声音她已经听得不太真切,但是却听懂了意思。

    “洛倾尘”沐寒澈大吼一声道:“用的是你全部的血……真的值得吗?”

    这一次,她停下了脚步,但却没有回头。

    突然之间,心底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来自于南逸笙对她的喜欢和保护。

    她微微颔首,看着头顶上一轮明月,轻喃道:“值得。”

    因为那个男人明知道如果送她回来,南诏国所有的百姓都会死,可他还是毅然决然的决定送她回来。

    所有剩下的一切,他都自己背在身上,他都自己承担。

    面对这样南逸笙,又有什么不值得。

    半响,她缓缓停下脚步,天空中闪过一抹绚烂的烟花。那是曾几何时,她和宋乐之间的暗号,这个烟花所代表的意思是她会破庙之类的地方等她。

    一路上,思绪万千。

    偶尔会想起迟墨、偶尔会想起沐寒澈、但只有想起南逸笙的时候她才会轻轻扬起嘴角,心里的阴郁一扫而空。

    或许这就是爱情本身要有的样子……

    城东的一间破庙,门口有宋乐留下的印记。她将凤舞剑放进随身空间,从随身空间里取出医药箱,朝着里面走去。

    本以为还要摸索一下才能找到他们,殊不知她刚一进门,就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身上独有的淡淡气息,和那血腥混杂在一起味道。

    其实……还挺好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