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太子殿下,既然你知道倾尘的身份,我们便做个交易如何?”沐寒澈皱了皱眉,见着他们这副两两相望的样子,心里实在不是滋味,便直接打断了这样的气氛。

    “说”南逸笙言简意赅,语气冰冷彻骨。

    “你来这里的目的我很清楚,虽然毒不是梁姬所下,但你想要解药,我可以给你。”沐寒澈顿了顿,星眸一亮道:“她不能再跟你走了。”

    不知为何,明明就是他计划好了一切要送她回来。

    可当她真的要离开他身边的时候,心脏会那样的疼……

    她大抵不知道,他那么那么的喜欢她。

    “好。”南逸笙冷眸一敛道:“我答应。”

    “爽快!”沐寒澈嘴角勾勒起一抹自信的笑意,抬了抬眸道:“解药和马车我已经备好,既然沐王中毒在身,我就不留太子殿下了。”

    他修长的指尖轻颤,胸口之处的痛,让他有一种瞬间窒息的感觉。

    但他知道,他要撑下去,无论如何都要撑下去。有些事情只要他自己知道就好,在他眼中她一直都只是一个孩子,那些南诏国和巫族之间的事情,她不必知道,更不必承担责任。

    “好。”他清眸一抬,想要在看洛倾尘一样,可最终他都没有这么做。

    他怕只要他多看一眼,他就会冲上前不顾一切的抱住她。

    那么……他之前做的努力便统统白费了……

    洛倾尘站在原地一直在等,等他说他不做这个交易,等他说他只要他的太子妃。

    但是他却那样淡薄的说了一个字:好。

    没有任何挽留、没有任何的不舍、他云淡风轻就好像是他们从未成过亲,从未洞过房,从未过过那些幸福的日子一样。

    他就这样踏雪离去,连头都没有回。

    “你现在明白了吧!”沐寒澈的右手轻轻将她的下巴一抬,让她和自己平视,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你不是圣女,他绝对不会选你。我这是在救你,你知道……”

    “我不需要你救。”洛倾尘右手一抬,重重的将他的右手敲开。冷眸一敛,轻笑道:“我不挽留他,不过是想要让他安全离开而已。”

    “洛倾尘你……”沐寒澈气的眼眸中泛着血丝,双手紧紧握拳,咬着牙道:“你以为我会让他平安离开吗?”

    他真的被气到了,乃至于他直接连名带姓的喊了她的名字。

    那个从小到大眼眸里只有他,他的身影才是她目光停留驻足的地方。而如今她却口口声声的说着,留在他身边,不过是为了保护另一个男人的周全。

    “沐寒澈,你出尔反尔!”洛倾尘显然一惊,方才心底暗自神伤的情绪瞬间烟消云散。

    此时此刻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想:南逸笙、南逸笙、南逸笙。

    “我所交易的只是给他解药,并不代表我要让他走。”他冷哼一声,眼眸里闪过一片杀意的看着她问道:“你觉得他的绝世武功能不能冲破我的千人侍卫。”

    此时的沐寒澈有着绝对的自信,他要一个人死,那个人就不可能活着。

    “他可以!”洛倾尘冷冷的抬眸,看着他道:“因为他有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