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大可以说他的所有不好,我离开他算我输。”她微微颔首,目光坚定没有丝毫的迟疑。

    虽然她仅有百分之五十的好感度,但经过这么久的时光,她学会了接受爱,也学会了付出爱。

    南逸笙对她的好,她都懂都明白,即便没有百分之百的好感度,她也从未迷茫过。

    即便她知道他的确有秘密,不能说的秘密。

    “好好好”顷刻之间,沐寒澈连说了三个好,放下剑大步走向她身边握住她的手腕的道死死的按在墙上,目光冷漠中带着怒意看着她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去南诏国杀他吗?”

    洛倾尘皱了皱,想要挣脱却发现沐寒澈的力道极重,直接挣扎根本没用。

    她又不想要惊动门外的侍卫,只好这么僵持着。却也没有回应沐寒澈,只见下一秒他道:“如果他不死,就是你死。”

    不得不说,沐寒澈这简简单单的九个字,的确猛然震颤着她的心房。

    她颤了颤眸,竟可能的平复自己的呼吸,双手的拳头微微握紧,平静的开口道:“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南逸笙将来必然会是南诏国的王,而你却是能够救南诏国于天灵花阵诅咒之力唯一的圣女。”沐寒澈看着她有些慌乱的眼神,冷冷一笑道:“你还不知道吧!你并不叫小尘,你的原名姓洛,名倾尘。”

    她自然知道自己叫洛倾尘,可她却不知道自己竟然就是巫族的圣女。

    现在会想起那天大殿之上那个叫洛心的姑姑所说,巫族的圣女早就已经消失,没想到竟然就是她……

    “那又如何!”她抿了抿唇抬眸道:“就算我是巫族圣女也不代表他不死我就要死。”

    “你觉得对南逸笙而言南诏国数十万的百姓的命重要,还是你重要?”沐寒澈摇了摇头,目光中带着幽光,不屑的说道:“你以为你一个陌生女人出现在南诏国,没有任何身份地位就能成为太子妃的原因是什么?”

    “……”洛倾尘紧紧皱着眉,浑身一怔。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沐寒澈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他的狠戾乖张,冷漠无情,杀人从不眨眼。

    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亲自培养的暗卫……

    但是……他不会骗人。

    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大抵都是真的。即便她的心中在抗拒,也没有用。

    “你的眼神似乎已经知道了原因。”沐寒澈轻笑一声,缓缓松开她的手腕道:“因为你的夫君南逸笙肯定早就告诉了南王你的身份,巫族圣女方可打破天灵花阵每四百年一次的诅咒。”

    这一刻,她是迷茫的……

    无论在怎么强大的心脏,都无法突然只见接受这样的事实,她真的慌了。

    “洛倾尘姑娘我还可以在告诉你一件事。”沐寒澈看着她轻颤的眼眸,眉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自信道:“你一定不知道他是一个武功多么强大的人吧!传闻南诏国太子如书生一般软弱,实则你我加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

    “别说了……”她闭了闭眼,声音轻颤道:“我依然相信他,即便他什么都没告诉我,可他却也没有骗我。”

    “那就试一试如何?我倒是很想知道天下第一高手会不会为了救你而出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