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的确不知道,四百年前那个圣女最终的结局到底是什么……

    死了吗?

    如果没死,她又怎么会留南王一个人在世界上。

    “这只是一个传说罢了,沐王切莫如此当真。”洛倾尘眉眼微动,竟然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殊不知,下一秒沐寒澈猛然起身,原本依偎在他怀里的玉锦儿来不及反应过来,硬生生的摔在了地上。

    她一脸气愤抬眸,尖锐的眼神狠狠的瞪了一眼洛倾尘,抿了抿唇,转眸看向沐寒澈的时候则是一脸水汪汪的眼眸道:“锦儿摔疼了呢!”

    这个女的究竟是谁?竟然还得她从沐寒澈的怀里掉了下来。看上去就是狐狸精的模样,真让人讨厌。

    “出去”沐寒澈的声音很冷,冷到玉锦儿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一脸的震惊的看着他。

    可沐寒澈的目光根本就没有看向她,而是专注的看着那个从南诏国来的太子妃。

    “南王……我……”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他目光一敛,漆黑的眼眸里带着一抹红色的血丝,充满了杀意。

    玉锦儿吓得脸色瞬间苍白,立刻跪地,颤抖的行礼道:“锦儿告退……”

    话音一落,她便双腿颤抖的离开了金殿。

    她极少看见沐寒澈发如此之大的火,她心里明白,如果她再不走,以沐寒澈性子极有可能直接杀了她。

    那个人究竟是谁,为何她觉得有那么点眼熟?

    玉锦儿走后,整个金殿只有她和沐寒澈两个人,他深邃的目光的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带着探索,带着困惑,带着一抹……浅浅的留恋。

    “任务完成了吗?”不知过了多久,他方才缓缓开口,问了一个明知故问的话。

    洛倾尘微微颔首,面色淡然的回应道:“沐王说什么我听不懂。”

    顷刻之间,沐寒澈眼眸一敛,直接拔出案台旁的长剑,朝着她的方向攻击而来。

    只见洛倾尘冷哼一声,眯了眯眼,几乎在同一时间一个后跳,躲掉了他的攻击。

    下一秒,她冷笑一声道:“沐王这是什么意思?杀人灭口?”

    “你不要用这种云淡风轻的语气和我说话!”他耳根子微微泛红,原本冷若冰霜的变得恼火。

    她可以生气,可以愤怒,甚至可以骂他。但是他就是没办法接受……她一脸无所谓,甚至不认识他的样子。

    “哦?”她清眸一抬,浅浅一笑道:“沐王觉得我应该用哪种语气和你说话,难道是因为我不够尊重吗?”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沐寒澈咬着牙,嘲讽一笑道:“难道你要告诉我,你爱上他了?”

    “是。”洛倾尘点了点头,目光淡淡,看着他道:“我是他的太子妃自然爱他。”

    “我不信。”他目光幽幽,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道:“你如果知道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许你就不会说出这种可笑的话了。”

    南逸笙,这个三分天下的世界武功最高的人。剑仙唯一的徒弟,心思沉府绝非一般人能及。

    他是他统一大陆唯一的对手,而他派洛倾尘去杀他,还并非完全因为这个原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