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是南逸笙和沐寒澈第一次见面,面上皆是毕恭毕敬,可心里却都带着各自的思绪。

    走出偏殿,沐寒澈站在大雪当中,心脏还在剧烈的跳动。

    许久未见,她似乎长大了。他望着她眼眸的时候,她不在慌乱的逃开,而是直面的面对。

    她的身边站着另一个男人,紧紧握着她的手,宣誓着对她的主权。

    不知为何,第一次感觉自己似乎掉入了一个无尽的深渊。

    心脏之处剧烈的疼痛,让他第一次知道,那个女孩儿原来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那样重。

    亦或许说他的一整个命,一整个魂都为之颤动。

    “南王,您在雪中许久了,别冻坏了身子。”李公公在身后轻轻低喃了一声,沐寒澈方才缓过神来。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叹道:“不必跟着了。”

    “这伞……”

    “伞也不必了。”

    音落,他便负手而立,朝着雪中走去。

    寒风一吹,无数的雪花扑面而来,他突然有一种窒息的感觉,痛的他喘不过气来。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样的雪地里走了多久,直到双脚麻痹的疼痛盖过的心疼,方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这一刻沐寒澈或许才知道,他不想要洛倾尘回去,

    无论是南诏国,还是南逸笙的身边!

    即便,他最初的目的没有达到。

    同一时间慕雪殿。

    这是沐寒澈给他们安排的偏殿,距离他的主殿很近。

    晚膳洛倾尘一道菜一道菜试了过去,方才敢让南逸笙吃。

    “应该没毒!”洛倾尘将银针放进锦袋里,抬眸看着南逸笙道:“我们吃饭……”

    话音未落,只见他右手瞬间挽过她的腰际,没有给她一丝一毫晃过神的时间,毫不犹豫的直接落吻。

    带着炙热的缠绵和绝对的霸道,一层一层的吞噬着她所有的思绪,陷入一片混沌的世界。

    闭了闭眼,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呼吸之间能感受到他极尽的温柔,还有一抹……淡淡的悲凉。

    洛倾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这种感觉却是真真正正的存在。

    只有南逸笙自己知道,他该有多矛盾。如果放开一切的去爱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她不能回去,她绝对不能在回去南诏国。

    四百年前的故事还有一部分没有流传至民间,那便是天灵花阵本身就是一个煞阵。

    它是一个没四百年需要圣女祭奠的煞阵,如若不然便会天地变色,日月无光,风沙会迅速的将整个南诏国淹没,所有人都会死……

    圣女存在的意义最初就是阻止这场灾难,有些故事收尾太快来不及看清结局。

    他从她以刺客的身份进入星辰殿的那天起就知道她的身份,沐寒澈的暗卫,巫族的圣女……

    一切的一切他都知道,他甚至知道她来南诏国的目的是为了她死。

    但他依旧希望,她可以什么身份都没有,只要稳稳的站在她的身边,成为他唯一的新娘。

    他可以此生所有的一切疯狂的宠她,只要她觉得开心,他便会觉得做什么事都是值得。

    即便他的心中永远有一根刺,他不敢在爱下去,因为他不能在让她留在充满危险的南诏国。

    所以,他要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带她回来。

    南王的毒,是他亲手……下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