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即便是走在匆忙,有关于她的东西南逸笙都带的很齐全。

    毕竟沐国的天气比起南诏国而言还要寒冷,多带点衣服总是有备无患。

    “这一来一回快马加鞭也要七天……”洛倾尘轻轻皱了皱眉道:“其实不用帮我带那么多东西。”

    想当初原主从沐国到达南诏国路上走走停停花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如今他们是为了的救人,自然需要彻夜兼程。

    只不过南逸笙的步程却没有想象之中的快,再加上带了许多行礼,变得更加的缓慢。

    “不要紧。”他看了一眼窗外,目光一敛道:“父王体内的毒洛心姑姑会暂时用巫族的秘术所压制,不必太过于忧心。”

    洛倾尘看着他深邃如墨的眸子,不禁有些心疼。

    这种生死攸关的事情真真正正发生在眼前的时候,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是难以接受。

    洛倾尘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至少陪伴在他就好。

    “你不应该安慰我。”洛倾尘抿了抿唇,右手轻轻一抬,做着以前他对她做的动作,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道:“没事的。”

    只见下一秒他右手猛然一抬,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腕,反手一握在温暖的掌心道:“你在就好。”

    这一路上南逸笙的确没有赶时间,一切以她的身体状况为优先。

    但由于洛倾尘的执拗,他们用了五天的时间便到达了沐国。

    站在长街之上,看着白芒一片的雪地,她的眼眶不自觉的红了。

    这是一种发自于内心的感慨,混杂着原主所有的记忆和念想,在心头一点一点的蔓延开来。

    “还好带了很多保暖的东西,住客栈的话就不会冷了。”南逸笙打着伞,测过眸看着她红着眼眶的眸,愣了一下,心中不免一悸道:“怎么了?”

    洛倾尘闻言,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可能是雪落到眼睛里了。”

    音落,她抬起头如暖风一般轻笑道:“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找解药,你有头绪了吗?”

    “我想解压已经来找我们了。”南逸笙深邃的眸子看向不远处,几个穿着大内侍卫衣服的人持刀走了过来。

    他们对着南逸笙恭恭敬敬的拱手行礼道:“沐王深知太子殿下前来沐国,特命我等在这里恭迎。”

    音落,他的余光还不自觉的向洛倾尘看了一眼。洛倾尘并没有移开视线,而是直接迎了上去。

    “沐王?”她轻蹙着眉,有些不解。

    “老沐王前天突然驾崩,而今沐国已经由沐殿下统领,昨日已完成登礼仪式。”大内侍卫微微颔首,目光中带着别有深意的情绪。

    洛倾尘眯了眯眼,面色虽然还是但若如尘,但心底却十分惊讶。

    这么说来,如今沐寒澈已经是沐国的王了。

    难怪……难怪他们一进沐城所有的身份都已经暴露。

    老沐王绝对做不到如此,而沐寒澈不同,他是一个心思如此缜密之人。

    他为了这个王位处心积虑了这么多年,暗藏了这么多的势力,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突然之间,她却又些为原主不值。

    为他做了那么多的傻事,最终却连站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不,应该是连远走高飞的资格都没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