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梁姬被关在天牢里最里面的暗牢,也就是四周铜墙铁壁,连一扇小窗户都没有的死牢。

    梁姬一身白色囚服,长发落了下来,靠在墙壁之上,见有人进来方才缓缓的睁开眼。

    洛倾尘能明显的感觉到,她在看到她的一瞬间,眼眸中里闪过了一抹极淡的光。

    “不知太子妃娘娘前来所谓何事?”梁姬自知眼前的女子将是救她性命的最后一根稻草,但几年以来的杀手生涯让她知道,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把心里最真实的情绪表露出来。

    否则对方一旦看透,自己便输了一半。

    殊不知,下一秒洛倾尘耸了耸肩,一双明眸似乎直接看穿了她的心思。嘴角勾勒起一抹极淡的笑意道:“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你心里想什么我也很清楚。”

    “你……”梁姬直接哑然,神情竟不自觉的有些慌乱。

    “毕竟以你现在的身份多多少少要喊我说一声……前辈。”洛倾尘将目光落在她肩膀上的纹印之上,那是每一个沐寒澈的暗卫都有的纹印。

    除了她……

    那时候原主怕疼,针还未落到肩膀眼泪便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高位之上的沐寒澈眉头微微蹙起,继而摆了摆手道:“算了。”

    过往的记忆在时间的年轮下显得更加的清晰,她大概能明白为什么原主……那样喜欢沐寒澈。

    大抵那个男人并非对她一点爱意都没有,而是因为他太冷漠了。

    冷漠到这时间一切东西他都可以牺牲,包括曾经为他出生入死的暗卫,包括她……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梁姬咬了咬唇看着她道:“你来自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我的身份?”洛倾尘嘴角轻扬,眯了眯眼道:“我是南诏国的太子妃,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嫁给南逸笙。”

    “你说什么?你竟然背弃了沐殿下。”梁姬显然一脸不可置信,她在成为沐寒澈的暗卫之前宋乐曾告诉过她,沐寒澈这么多暗卫之中最出色的就是小尘。

    而小尘为了他,无论在危险的地方都回去,哪怕身受重伤都不曾后退一步。

    那样深刻的感情,怎会说变就变。

    “我背弃了他吗?”洛倾尘冷眸一敛,扬起了一抹冷笑道:“从迟墨死的那一天开始,我就不在是她的暗卫。”

    良久,空气中一片沉默。

    梁姬没有在回应她,只是闭了闭眼,一阵轻叹。

    洛倾尘抬了抬眸,看着她道:“我问你两个问题,如果你老是回答我,或许我可以帮你离开这里。”

    “当真?”

    “当然。”洛倾尘目光幽幽,眸子里闪烁着一抹淡淡的微光道:“第一南王的毒是你下的吗?如果是你下的解药在哪里?”

    “不是我下的毒。”她丹凤眼微抬,皱了皱眉道:“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来找你,不是来害南王的。”

    “你来找我?”洛倾尘有些不解的看着她道:“可我从来都没有收到过来自于你的任何见面的请求。”

    毕竟,梁姬进宫也不是一两天了,如果想要见她并不是一件难事。

    “哈哈哈”下一秒她无奈一笑道:“太子殿下把你保护的太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