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南逸笙看着她许久,最终竟笑了。

    他抬起右手有些木讷的摸了摸她的头道:“言之有理。”

    窗外大雪漫天飞舞,他们相视一笑,时光的年轮倘若在这一刻定格,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但无论是他、她还是它,世间万物都必须在岁月中前进,没有一个人能逃离命运的安排。

    大婚当日,她凤冠霞帔,一袭大红色夹金线绣百子榴花缎袍,头顶斜插着一支万年吉庆簪,受万人敬仰。

    南逸笙站在她的身侧,自始自终都紧紧的牵着手。

    耳边的敲锣打鼓的声音不断传来,整个世界似乎都在为她祝福。

    她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成为南逸笙迄今为止唯一的正妃……

    不,确切来说应该是妻子。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他牵着她的手,心里默念道:倾尘,无论的未来发生什么事,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新婚之夜,红烛轻晃。清欢共,紫陌红尘相逢望苍穹,掠眼繁华谁懂。

    她就这样成为了他的妻子,名正言顺的妻子!

    原本以为,这样的日子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殊不知,变化总是来的太快。

    新婚之后的第七天,南逸笙匆忙的回到星辰殿,迅速的整理衣物。

    洛倾尘从内殿走出来,不解的看着他道:“怎么了?”

    “整理一下东西,我们下午启程去一趟沐国。”南逸笙看着她道:“父王生了一种奇怪的病,这件事应该和前几日刚纳的沐国来的妃子有关。”

    “你是说梁姬?”洛倾尘皱了皱眉,这个人她还算有点印象。

    南王纳她为妃的时候,洛倾尘就注意过这个人。那时候她已经是南逸笙的正妃。

    梁姬一曲霓裳乾坤舞,惊艳四座,直接入了南王的眼。

    可洛倾尘很清楚,她整场下来余光都看着她的方向。

    “是的。”南逸笙的表情很严肃,但和她说话的时候依旧很有耐心,薄唇轻齿道:“你应该见过,在那场盛宴之上。”

    “我记得。”洛倾尘点了点头道:“她现在人呢,盘问过了吗?”

    “已经被送去天牢了。”南逸笙眉心轻蹙道:“没问出什么,她不承认。”

    洛倾尘眉梢微动,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担忧道:“不如我去问问她?”

    “别。”南逸笙几乎是秒应了她的话,深邃的眸子半眯了眯道:“天牢那种地方你不要去。”

    她微微颔首,一双清澈的眸子认真凝望着他,继而勾唇一笑:“好。”

    虽然她面上答应了他,但是还是趁着他再次去金殿辞别的空档去了一趟天牢。

    “太子妃娘娘”门口左右两边站着的都是南逸笙的侍卫,见到她的死后自然是毕恭毕敬。

    “嗯。”洛倾尘淡淡的点了点头,一脸镇定的说道:“殿下让我来在询问梁姬几个问题,稍后我们便会前往沐国寻找解药。”

    站在最前面的侍卫面面相觑了一番,继而让开一条道路道:“太子妃娘娘请”

    洛倾尘轻步一抬,走了进去。走了两步,她右手轻抬道:“不必跟进来,殿下有几个问题要让我单独问她。”

    “是,娘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