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下一秒,他随手拿起一把青蓝色的长剑,看着南逸勇道:“三弟,请吧”

    南逸勇嘴角不屑歪了歪,执气手中的长剑飞快的朝着南逸笙的方向攻击而去。

    坐在高台之上洛倾尘不禁皱了皱眉心道:这个所谓的三弟还当真是一丁点都没打算留手,这是奔着至南逸笙于死地招数。

    顷刻之间,洛倾尘右手桌上轻轻的敲着,无名指上的玲珑戒泛着淡淡的金光。

    等到剑到达南逸笙喉咙之前的之后,她眉眼一抬,四周所有的景象随之定格。

    宿主正在使用时空定格。

    洛倾尘发现自从不用兑换值之后,就连系统的提示音都有了变化。

    她的撩了撩长长的裙子,朝着演武场中心的位置走去。

    四周雪花漫天,洛倾尘站在南逸笙旁边还不忘欣赏了几秒钟他的容颜。

    真的是好看,好看到就连这漫天飞雪的美景,在他面前都略显逊色。

    只见他一身白衣锦缎,右手紧紧的握着青蓝色的长剑,青筋在修长指尖上暴起。

    可他神色依然淡淡,白色的雪花落在他长长的睫毛之上,那样的静谧。

    难怪,难怪有这么多人被南逸笙迷的神魂颠倒,还当真是有一副盛世容颜。

    反观南逸笙,一脸胡渣子。浓浓的眉毛朝上,一副武夫的样子,长得也未免太粗糙了。

    洛倾尘不禁摇了摇头,最终目光落在了长剑剑锋之上。

    方才距离隔的太远,她看的不太真切,原以为这把剑对准的是南逸笙的喉咙。

    但其实不是,应该是他的肩膀方向。

    这的确与原主的记忆吻合,原因原主以身挡剑的时候,就是后背肩膀的方向受了伤。

    可是……

    她觉得有点奇怪……

    虽然南逸勇这个人长得粗糙了点,但刚才他那招攻势的确很凶猛。

    作为一个武功不错的人,他不可能仅仅只朝着南逸笙肩膀的方向刺过去。

    毕竟,时空定格之后,洛倾尘更能从南逸勇的眼神里看出深深地杀意。

    无论如何,他的确想在今日装作失手杀了南逸笙。

    他在赌,赌一个太子位,赌自己的生死。

    洛倾尘不禁轻哼一声喃喃道:“莽夫之勇”

    不过,既然南逸勇最初的目标是将南逸笙一刀毙命,那么会临时偏离轨道,朝着肩膀的方向刺去吗?

    或者有可能是……南逸笙自己躲开的?

    洛倾尘皱了皱眉,总觉得不太可能,毕竟原主的记忆她还存在。

    南逸笙一直都是一个没有武功,看上去特别云淡风轻的男子……

    宿主不要再浮想翩翩了,时空定格马上就要到时间了!

    哇,四级的时空定格那么水吗?

    她虽然嘴上在抱怨,身体却很实际的行动起来。

    顷刻之间,她将南逸勇的长剑扔到了地上,用力的把他推到!

    随即将南逸笙执剑的右手指向倒在地上的南逸勇,最后她碰了碰他的唇角,将他缓缓上扬一番。继而拍了拍手,回到高台之上的位子!

    下一秒,她再次习惯性将左手指尖轻敲桌面,右手拿起白葡萄酒杯咪了一口。

    霎时间,玲珑戒金光微闪,时空定格结束!

    “嘶”只此一瞬,所有的人都发出惊叹般的声音。

    只有她,一脸从容淡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