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巫氏一族自知自己犯下了大错,牵连无数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为了恕罪,巫族将原本在天雪峰之上的天灵花阵重新建造于南诏国王宫的盛典之中。

    听闻那一日,漫天的圣水顺着天灵花阵缓缓落入天池,满地黄沙似是在迎接旭日的升起。

    这是这么久以来南诏国第一次迎来白天,国主站在天灵花阵的面前,似是老了三十岁的模样,一脸苍桑。

    巫族的族长深深的对他鞠了一个躬,那是全族所有的人的歉疚。

    为那么多无辜死去的百姓,为巫族的圣女……

    “所以最后那个巫族的圣女去了哪里?”洛倾尘对这个故事莫名的感到痴迷,总觉得是特别凄凉虐心的故事。

    冬儿耸了耸肩,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轻轻一眨道:“谁知道呢?这可是个传说故事!”

    “传说故事也应该有个结尾啊!”洛倾尘脑海中不禁想起那日看见天灵花阵时候心悸的感觉。

    这个巫族,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

    “结尾就是巫族和南诏过交好,保佑其年年风调雨顺,国泰明安!以祭奠当年因为巫族的过错而死在风沙之下的亡灵。”

    冬儿虽然解释了一番,但洛倾尘还有很多事情没明白。

    比如:圣女去了哪里?比如为何天灵花阵会激怒引发如此大的灾害!

    不过她觉得即便她在追问下去冬儿也不会给她一个答案,权衡之下还是默默的洗了个脸,上床睡觉。

    不得不说,南逸笙寝宫的棉被特别舒服,有一种一睡就能睡到天荒地老的感觉。

    亦或者她这两天……有点累了。

    翌日一早,原本同为宫女身份秋菊和冬儿负责服侍她洗漱。

    突然之间的身份转换,然她着实有些不习惯。

    “你们忙去吧,我自己来!”

    “我来我来!”

    “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奴婢侍奉主子天经地义!”秋菊的嘴像撒了蜜糖一样的看着她道:“更何况还是一个长得这么美,有特别的护内的主子!”

    洛倾尘闻言突然之间陷入一阵思考,看来她的性格完全被曝光在太阳底下,完全没有隐藏起来。

    比如,她的确是一个很护短的人!

    由于她已经正式入住星辰殿,虽然还没有册封,但是一大早除了秋菊和冬儿之外。另外有四个宫女和一个嬷嬷走了进来。

    每一个宫女手上都抱着一个大箱子,金灿灿的一看里面的东西就价值不菲。

    面前的宫女和嬷嬷衣着的颜色和秋菊冬儿不同,很明显宫女品阶比她们高上许多。

    “尘姑娘,奴婢是殿下派来伺候姑娘。”嬷嬷的话音一落,便摆了摆手。

    四个宫女井然有序的将箱子放在地上,缓缓打开。

    每一个箱子里东西的品种都不同,一号箱子的绫罗绸缎、二号箱子则是金银细软,三号箱子是古玩字画,四号箱子则是……金锭!

    不得不说,南逸笙这番想的真的周到。前三样是觉得她在宫中能用到的东西的,最后一样完全是在告诉她:如果不满意,一箱金锭随便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