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得不说,南逸笙真的和她表面上看到的很不一样,那种撩人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都觉得是一件既优雅又享受的事情。

    她承认,入主星辰殿她心里很开心。

    秋菊和冬儿大抵是随她一起进入星辰殿的偏殿才晃过神来,两张小脸皆是极度兴奋的看着她道:“小尘小尘小尘,这次你可真的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了!”

    “哇好羡慕啊!不过还是特别为你开心。”

    洛倾尘单手托着腮,另一只手习惯性的在桌上敲了敲,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道:“南诏国是不是特别信奉巫族啊?”

    秋菊和冬儿面面相觑了一番,有些不解的看着洛倾尘道:“小尘不是南诏国的人吗?”

    “唔”洛倾尘想了想,轻轻转动眼珠子,开始了她的长篇幻想大戏,看着她们道:“也不能这么说,我的确是出生在南诏国,后来因为家境贫寒就一直在漂泊,颠沛流离。”

    她一边说还一边轻轻叹气,营造故事的氛围。

    “昂,原来如此!”冬儿满脸愁容的安慰道:“小尘真惨。我呢虽然家境贫苦,但是至少有一间茅屋有栖身之所,倒是不至于一直在外。”

    “我家原来不穷,后来我那爹爹好赌,把什么东西都输了个精光,最后把我也输出去了!”秋菊脸色看上去还没有完全恢复,一天的奔波的显得有些苍白,但说起自己故事的时候,精神头就上来了。

    “果然秋菊一定是个乐天派。”洛倾尘眸光稍动,重新将话题绕道她想知道的点子上,抿唇问道:“所以对于巫族之言,无论是南王还是殿下都深信不疑吗?”

    “当然啊!巫族就是南诏国的天。”秋菊看着洛倾尘一字一句的解释道:“洛心姑姑还不是巫族圣女,倘若是巫族圣女就连南王都要三拜九叩首的!”

    见秋菊的声音有些大声,冬儿急忙拍了拍她的脑袋以示警戒道:“你是不是又想要挨板子了?”

    秋菊急忙吐了吐舌头,举手投降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这张嘴!”

    她一般说着还一边还做着封嘴的动作,洛倾尘摇了摇头表示这个动作她似乎有点似曾相识。

    “就是就是你还是别说话了,我来说吧!”冬儿替她们泡了一壶茶,慢悠悠的说着南诏国和巫族之间生生相息的故事。

    四百年前,南诏国王的王妃是当时的巫族的圣女。

    那时候巫族严令禁止圣女和浮尘之人在一起,并且将他们硬生生的分开。

    殊不知,圣女连夜逃跑想要与国王私奔触怒了巫族的天灵花阵,导致整个南诏国漫天飞沙,陷入一片世界末日一般的黑暗。

    从那一夜开始南诏国再也没有过白天,风沙不停的吹,将这个南诏国淹没在黄沙之下。

    整个南诏国名不聊生,圣女见不得如此情景决定离开国王,独自一人会回到天雪峰,用一种极为隐蔽的秘术安抚天灵花阵。

    那天晚上过后,南诏国便不再受到风沙的肆虐,一切归于平静。

    可那位圣女却不见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