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言之有理!”洛倾尘非常认真的朝着南逸笙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看着她一身黑衣,清澈的双眸轻轻一颤,他竟有一种莫名的悸动。

    叮好感度加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十。

    突然想起的好感度让洛倾尘对眼前的南逸笙有些刮目相看,他的性格应该属于外表淡雅,内心炙热如火的性格吧!

    不然怎么会对一个刺客产生好感度。

    洛倾尘刚说完话,还没有晃过神来,南逸笙已经朝着暗牢里面走去。

    看门两个人瞬间的行礼道:“见过太子殿下。”

    “嗯。”他点了点头,恢复一如既往淡淡如水的看着看门的道:“让提调尚宫放了那个丫头吧。”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继而行礼道:“是。”

    音落,南逸笙转过眸看着洛倾尘和冬儿道:“你们两个先去旁边站着,提调尚宫可以很记仇的人。”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却隐约能听出一抹淡淡的关心。

    不知为何,洛倾尘很喜欢这种感觉,特别喜欢……

    不一会儿,提调尚宫便从暗牢里走了出来,身后的两个嬷嬷驾着早已昏迷,脸色一片苍白的秋菊。

    她看着南逸笙,行了个宫礼,眼眸里闪过一抹别样的神色道:“太子殿下恐怕受人之托吧?”

    “我是不是受人之托还轮不到你来相问。”南逸笙轻笑一声,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并不是很严肃,但却让提调尚宫不禁一颤。

    她急忙跪地行大礼道:“奴婢不敢。”

    “这丫头……”

    “太子殿下放心,暂无性命之忧。”提调尚宫立刻回应,生怕再次惹怒了南逸笙。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当今太子殿下并不是一个软弱受兄弟欺凌之人,他只是遮住了自己的锋芒。

    一个时辰之后,在宫女坊秋菊醒了过来,虽然还很虚弱,但洛倾尘把过脉,的确没有性命之忧。

    大抵是因为失血过多,才导致的短暂的昏迷。

    “你呀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话!”冬儿一边给她喂药,一边还不忘念叨着。

    秋菊闻言,眼泪睡觉就掉下来了。声音虚弱且嘶哑的说道:“不敢了不敢了……以后都不敢了……”

    洛倾尘倒也没在责备些什么,毕竟这一次秋菊算是尝到苦头了,以后大抵在也不敢了。

    这一整件事情到了最后,南逸笙还是没有说过任何一句有关于今晚她挟持他的事情。

    他甚至……并不在意她给他吃的巧克力豆……

    同一时间,星辰殿。

    管事的公公点了一盏灯,唠嗑道:“殿下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

    “嗯。”他眯了眯眼,看着案台匕首,脑海中浮现起方才他们离别的画面。

    “你要的人我已经让嬷嬷送回宫女坊了,刺客小姐如果没有什么别的吩咐,我就先回去了。“他深邃的眸子泛着淡淡的微光,嘴角勾勒起一抹极淡的笑意看着她清澈的双眸。

    只见下一秒,右手猛然抓住他的左手,将匕首放在他的掌心之上道:“很好!辛苦你了!”

    音落,她拉起冬儿的手就跑,都也不会得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