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主就这样一个包袱,一身素白锦缎离开了沐国,前往南诏国。

    宋乐则被沐寒澈扣留在沐国,因为他有一种莫名不安的感觉,总觉得害怕原主就这么一去不复返。

    毕竟,南诏国的太子南逸笙是一个拥有着惑世容颜男子。

    虽然他未曾见过,但是担心原主会就此一去不返。

    而宋乐就是他手里最后一张王牌,沐寒澈很清楚的知道只要宋乐在他手上,洛倾尘一定会回来。

    临别那天,宋乐不舍得看着她,不停的叮嘱道:“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她淡淡的点了点头,露出一丝浅浅的苦笑。

    宋乐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像她们这种杀手最重要的就是活下去。

    因为活下去才能完成任务,因为活下去才能有利用的价值。

    前往南诏国的路途很遥远,整整在路上颠簸了半个月才到达王宫。

    原主第一次见到南逸笙的时候,的确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他温暖的就犹如一阵和煦的春风,嘴角勾勒起的样子帅到不可方物。

    可她的任务,却是要害死他……

    原主凭借着自己的美貌,终于成功进入南诏国的王宫之中,并且想了点办法,成为南逸笙宫中的宫女。

    他对每一个下人脾气都很好,但这种好脾气里带着一种淡淡的情绪。

    犹如看清世界一切红尘,淡漠中带着浅浅的温柔,浅浅的清冷。

    由于用力很多办法,无论是花园里路过的偶遇,亦或是让自己不相信被茶杯划破手指等等一系列引起南逸笙注意方法。

    可惜……并没有一个成功。

    直到南诏国国王的儿子们切磋比试之上,身体本就虚弱的南逸笙原本并没有打算参加,奈何他骁勇善战的三弟句句想迫表示太子乃是今后南诏国的王,正所谓的齐家治国平天下,这要是连天下都保不住,那可就辜负了南诏王的一番培养了。

    南诏王闻言,只是点了点头说了一句点到为止。

    双方兵戎相见,南逸笙自然不是南逸勇的对手,三两下便败下阵来。

    但南逸勇并没有点到为止,而是一剑朝着他心脏的位置刺了过去。

    原主……救下了他。

    南逸笙在那一瞬间才注意到原主,并且愣了一下。

    后来的故事在原主的记忆力很短暂的就结束了,原主利用这次机会成为南逸笙贴身宫女的身份,一点一点的在他饮食里面下毒,最终成功害死了他。

    其实原主一直很犹豫,所以下毒的剂量比起沐寒澈对她所说的还要少上一半,可南逸笙的身体却垮的非常快。

    他虽然没有爱上她,但却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奄奄一息。

    南逸笙死去的那一天,原主并没有去见他最后一面,而是悄然离开了皇宫。

    如果说这一辈子她最亏欠的人是迟墨,那么她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南逸笙。

    因为自从她为他重伤之后,他待她不薄,虽然没有男女之情,但对于主仆情谊这四个字上,南逸笙做的够多了。

    只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能改变原主的想法。

    因为她爱沐寒澈,即便沐寒澈对她如此冷漠和残忍,她还是爱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