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经历过无数的生死一瞬,每一次附上归来,沐寒澈都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让他们各自上药。

    原主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冷漠到这种程度,他们一群人为他出生入死,可他却连肯定的字眼都没有。

    淡漠的犹如一块千年寒冰,无论是谁都无法靠近。

    可年少轻狂的原主就是不信这个邪,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从密室里来到了沐寒澈的寝宫前。

    里面似乎有炭火,光是站在门口就觉得脚丫子传来一阵暖意。

    正当她想要走上前敲门的瞬间,门被打开了。

    她的身形极快,用旁边的灌木丛遮挡住了自己的身影。

    而她当时所看到的场景,竟然她心痛的说不出一句话。

    在她眼中一向冷漠的沐寒澈竟然揉着一个女子,她一身乳白色的团蝶百花烟雾凤尾裙,头顶斜插着一支银镀金镶宝石碧玺点翠花簪。看上去那样的尊贵华丽……

    而她,一身干净却尽是补丁的夜行服,没有任何的东西作为妆饰。

    比起站在沐寒澈身边的女子,她显得那样的卑微……渺小……

    原主站在原地,看着面前所发生的一切,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原来她是那样喜欢和崇拜着沐寒澈,只不过她一直不愿意承认而已。

    当公公将那名女子护送离开之后,沐寒澈方才抬了抬眸,看着她的方向道:“出来吧”

    他的声音很冷,犹如一块寒冰,震慑着她的心魂。

    原主缓缓走了出来,咚一声跪在积满厚雪的雪地里行大礼道:“见过公子。”

    “嗯。”沐寒澈淡淡的点了点头道:“跟我进来。”

    如果说先前的原主只是苦苦的单恋和崇拜的话,这个是唯一一次和沐寒澈单独在同一个房间里的夜晚,他拿了一坛酒,赠与了她。

    也不知怎么,平常特别惧怕他的原主这一次竟然没有拒绝,打开酒坛子的盖子便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

    沐寒澈眯了眯眼,淡淡的看着她的眉眼,暗夜如谭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淡淡的光芒。

    他眯了眯眼,看着她清澈如水的眸子,微红的脸颊,右手瞬间抬起她的下巴,落下了吻。

    大概就是这个吻,最终让原主走上了绝路。

    听宋乐说,那天晚上是沐寒澈亲自送他回到密室。她还笑嘻嘻问她是不是要麻雀飞上枝头当凤凰,原主闻言,只是不要意思的笑了。

    但是迟墨的脸色并不好,他很认真的看着原主告诉她,沐寒澈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

    他可以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作为他的暗卫,仅仅只是他的棋子而已。

    当时的原主非常生气的反驳了他,怒气冲冲的要和他绝交。

    生死之交的绝交……

    只因,她不愿意别人说沐寒澈的坏话。

    可事实证明,迟墨并没有说错。因为三天以后沐寒澈便对外宣布了自己的婚期,成亲的对象就是那天她在大殿门外看见的那个女子。

    听说,她是玉国的公主殿下,名为玉锦儿。

    原本两国联姻她要嫁给的人应该是沐寒澈的哥哥沐朝阳,可玉锦儿却临时变卦,一定要嫁给沐寒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