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是一个叫做夜慕的男人,同样是六百年之前的未曾归为亡灵。

    他和金容枫之间一定有关系,至少他们一定认识。

    不出我所料,夜慕给我们带来了一段来自于六百年前的故事。

    大概是那一刻我才知道,她之所以是我的情劫是有原因的。六百年前,她是我的徒弟,名正言顺的徒弟。

    而夜慕是她的贴身侍卫,对她忠心耿耿,为了她宁可在尘世游荡六百年的侍卫。

    心里依旧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不是滋味,可我却不能说些什么。

    毕竟多一个人保护她的安全,我也更放心一些。

    不过夜慕的出现让我确定了一件事,我并不是一个对任何事情都淡漠的人,至少面对她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是一个霸道专治又腹黑的人。

    虽然表面上我并没有表现出现,但是心里的情绪却终究掩饰不住。

    与她深夜对酒当歌,看着她对我那一瞬间的唇之触碰,带着浓郁的酒香和淡淡的甜味。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知道,当时我平静如水的外表下,内心是多么的惊鸿骇浪。

    我最想要做的事就是二话不说的将她涌入怀中,直接扑到。

    这种邪恶的想法并非在我的脑海里的一闪而过,而是停留非常久。

    原来……当遇到喜欢的人,即便是地狱使者也逃不过悸动和冲动。

    后来的我们喝了很多久,互诉了很多心声。

    她说她一直在找一个人,一个对她很重要的人。她说那个人一直在等她,无论是地狱还是天堂,他都在等她。

    即便漫长的是时光看不到尽头,她也会一直一直等下去。

    她说……那个人似乎我。

    我看着她清澈如水的眸子,微微勾起的唇角,心动不已。

    虽然最终,我还是忍住了。

    直到她第二次遇到危险,我终于将心底所有情绪宣泄出来。

    因为这一次,她明知道有危险却没有告诉我。她竟然打算独自一个人去面对六百年的怨灵,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人类吗?

    如果我并不是地狱使者也只是一个人类,根本不可能是金容枫的对手,更何况是她……

    还好,我还是来了。

    还好,她平安无事。

    还好,保护下了她。

    从那之后,我便特别的敏感。对于她的安全,完全是提起的百分之百专注,深怕有一丁点的闪失。

    直到冥司出现,我几乎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

    因为我很清楚冥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最为尘世和阴间执掌权利最高的阴阳人,他给我们地狱使者下达的唯一命令就是六百年的情劫一定要过!

    当我挡在洛倾尘前面,打算拼死的一搏的时候

    他说,他不会伤害我们。

    他说,他可以为我们举办一场婚礼,他来当证婚人。

    他说,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新娘婚纱落地一定很好看。

    就这样,我们在冥司的见证下完成了婚礼。我从来没有想到地狱使者和人类的婚礼会得到那么多同行捧场,我也没有想过冥司竟然是我们的证婚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