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始于心动,终于白首,拥之则安,伴之则暖。可惜,我用尽力气都没办法做到。渡九生

    当我成为地狱使者那一刻,我就是一个没有过去,没有未来的人。

    甚至于名字,都是冥司告诉他。

    他说他叫渡九生,他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寓意的名字,包含了他生生世世无尽的念想和存在的意义。

    第一次见到他是来自于星辰之力的召唤,每一个地狱使者时隔六百年都会有一个情劫,而这个情劫大多数地狱使者都能过去。

    可也有少部分人过不去,因为他们都没有听从冥司的忠告。

    这其中也包括我……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知道她的身份,一名非常专业且优秀的鉴情师。

    虽然当我知道她职业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失落,但是更多的还是期待。

    所以我给了她一个黑色信封,决定接受她的应聘。

    红月不停的提醒我,这是一个劫绝对不可以靠近,但我却很本能的选择了靠近。

    可我没想到的是,让我期待的日子没有来临,反倒是看着她遇见了一个六百年的亡灵。

    那是在尘世间游荡了六百年的魂魄,俗言称之为厉鬼。

    当他想要握住洛倾尘手的时候,被我制止了。

    这种厉鬼有一个特别的灵术,当她握紧人类手的时候。只要对方的前世和他有关,他就可以看到他们前世的场景。

    虽然不能百分之百看到,但至少可以看到百分之五十。

    只觉得告诉我,这个叫做金容疯的厉鬼不简单,可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最终决定了我们的结局……

    如果我早知道或许第一时间就会用尽办法杀了他,而不是等到他使用怨魂之咒。

    对我而言,怨魂之咒是我这一生最对不起她的地方,是我的无能害她一直不停遇见死亡。

    不过好在,她能够看到自己的死亡,那是一种预知的能力。

    我想了很久都没有明白一个人类怎么会拥有这样的能力,除非她根本就不是人。

    只不过这一世为人罢了……

    由于命定情劫我竟然可以感觉到她处于危险之中,右手隐约映出的一个倾字,竟有一种和她命中相生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我心底开出了一朵名为寂寥的花,我知道我大抵逃不过自己的情劫。

    我爱上了她……

    就那么几天时间,就那么不经意的爱上了她……

    我连夜调查有关于金容枫的资料,但却没有太多的线索。

    毕竟,这已经是六百年前的事情。而我,似乎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成为的地狱使者。

    我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关联,直觉告诉我一定有所关联。

    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亡灵出现了。

    他一脸宠溺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咯噔一生,有一种瞬间窒息的感觉。

    原来在意一个人的时候,竟有这么的多种五味杂成的感觉。有一种想要瞬间上前直接牵住她的手,宣誓主权的感觉。

    而这样的感觉六百年以来当真是……从未体验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