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渡九生离开以后,她整整睡了三天三夜。梦里出现很多场景,一片炙热火海,一片冰冷的山脉。

    这似乎是地府的最后一层,到处都都是幽冥鬼怪,鬼火漫天。

    少年浑身是血,一双深邃的眸子里却带着异于常人的冰冷。

    他为了什么在苦苦支撑,有人说他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强大,有人说他是为了守护自己所爱之人。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为的是心中的执念。

    永恒不灭,亘古万年的执念。

    渡九生离开之后冥司来找过她一次,洛倾尘本以为渡九生的事情会有转机,殊不知冥司给她带来的消息竟然是红月逃跑了。

    身为地狱使者的红月在万鬼窟一带失去的踪迹,冥司觉得她应该会找来她。

    “万鬼窟……是什么地方?”洛倾尘轻轻蹙了蹙眉有些不解。

    毕竟这是二十一世纪,这种犹如玄幻一样的地名,听起来着实有些不适应。

    “这是人类的维度所看不见的地方,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的失踪和九生有很大的关系。”冥司的眼眸里带着一抹淡淡的流光看着他道:“九生用如此代价换你们母子平安,不能最终的让红月的钻了空子。”

    “嗯哼?”洛倾尘忍不住轻笑一声,摇了摇头喃喃道:“冥司这句话说的有意思,我拿什么保护自己?赤手空拳对付一个有着法术异能地狱使者?换做是你,你也做不到吧!”

    其实,洛倾尘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委屈。渡九生做了那么多不过就是为了她和孩子平安。

    如果地府的人竟然放任一个曾经的地狱使者在尘世,对她造成了生命威胁。

    “你别担心,我们会尽快找到她。”冥司看着她,目光幽幽,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

    毕竟,他曾经是他们的证婚人。

    毕竟,渡九生是他最优秀的下属。

    作为冥司,他只有有些事情一定会发生,他改变不了,只能尽可能的去成全。

    “但愿如此吧。”洛倾尘将目光移向别处,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眉眼闪烁道:“他……还好吗?”

    在问出这个问题的一瞬间,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然跳动了一下。

    想要听到答案,却又不敢听到答案。

    深怕……这个答案会让她瞬间崩溃。

    “放心,他可是渡九生。”冥司轻笑一声道:“百世九生,无尽轮回,他从来都没有怕过。”

    “那就好。”洛倾尘微微颔首,让眼眶里的泪流进心里。

    半响,她看着冥司道:“希望你们能尽快找到红月,在此期间我会用尽所有力气保护自己和孩子的安全。”

    “好,我尽快。”

    “谢谢。”洛倾尘抿了抿唇,目光中带着一抹浅浅的光,右手摸了摸肚子道:“我还要去一趟医院,就不送你了。”

    “路上小心。”冥司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夜慕道:“至于六百年前公主的侍卫,我可能要带他回去了。”

    “我不回去。”夜慕闻言,立刻冲了上来看着冥司道:“我想一直留在这里保护的倾尘。”

    “不可以。”冥司摇了摇头,非常果断的拒绝了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