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渡九生就这样娶了洛倾尘,在冥司准去的情况下,邀请了所有亲朋好友见证他们的爱情。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上百年来的陪伴,每一个寂寥的日子里他们总是在同一个书房里度过。

    接待着每一个亡者,他们或许十恶不赦,他们或许心地善良。

    看着人来人往,花开花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那是一种……无可替代的陪伴。

    只不过这种无可替代,只存在于她自己身上,渡九生并没有。

    当他知道今年会出现自己情劫的时候,还曾去找过冥司,并且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从来不信这些,亦不会爱上任何人。

    但当洛倾尘出现在图书馆的那一瞬间,他就变了。

    而且是毫无章法的变了,她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原本摆在他书桌上那盆樱花开了花。

    虽然他面上从容淡定,但却悄悄的给她信封。

    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吧……渡九生已经完完全全的属于另一个人,而不是她的……伙伴。

    不知道喝了多少酒,红月晃晃荡荡的来到的大街上。阴风阵阵拂过,吹着她镇痛的大脑。

    酒不醉人人自醉……

    “红月小姐请留步”

    突然之间,她的身后传来一抹妖娆的声音,殷红唇勾勒起的别有深意的笑容,看着她的背影说道:“我能从你身上感受一抹强烈的恨意,你是因爱生恨?”

    红月半眯着眼,猛然转过身,右手上的戒指泛着暗红的光。

    只见她冷哼一声道:“区区亡灵竟然出现在地狱使者面前,怕是你真的不想活了。”

    “哈哈哈哈哈哈”金容枫大笑道:“阎王的牌子都下来了,你们的冥司还不是拿我没有任何办法,我还有七天时间,最强大的我帮你杀掉你的情敌,难道对你来说不是一件兴奋的事?”

    他的语气很轻佻,眼窝周围印着血色一般的红,身体已经渐渐产生恶臭,即便是用再多的香水都掩盖不了的死尸的气息。

    可即便是这样的身份,看上去如此恶心的金容枫,红月依然犹豫了。

    她心里很清楚她想要洛倾尘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她想要……她死……

    这种可怕的想法不停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那般渴望。

    “你想要我怎么做?”她咬了咬牙,右手缓缓放下,曾经圣神一般的戒指已经不再发出光亮。

    身为一名地狱使者,她要和一个亡灵合作。

    并且这个亡灵,还是一个怨魂。

    “很简单。”金容枫耸了耸肩道:“洛倾尘早已被我下了怨魂之咒,你只要帮我放一个东西到她的房间里,我就可以毫不费力的杀死她。”

    音落,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珠子,放在手心里道:“这是我的精魂所造的珠子,只要几个小时,我就能吸光她所有精气。”

    “精魂珠……”红月皱了皱眉,右手微微有些颤抖的接过金容枫手里的珠子,心里有些忐忑。

    可即便在忐忑,她的心中早已有了一个答案。

    她爱渡九生,她要杀了洛倾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