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夜晚的月亮圆又圆,似乎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命运这种东西还真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开,红月走了以后洛倾尘想了很久。

    无论是猜测还是渡九生刚才叫出红月的名字,她应该就是六百年前的原主的贴身宫女。

    但她没说的原因只有一个:轮回是宿命的轮回,尘归尘,土归土。

    无论她前世犯下了多大的罪孽,既然地狱,既然冥司都愿意宽恕她的罪,她有什么权利将她前世的罪恶翻出来。

    可换言之,其实最无辜的应该是六百年前的原主。

    毕竟,她才是什么都没有做,却要遭受这百年以来莫名的诅咒。

    其实,这才是最不公平的……

    在一片混杂的思考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图书馆来了以为贵客,真真正正的贵客。

    这是洛倾尘第一次见到冥司,温润如玉的男子。他和渡九生形成十分鲜明的对比,同样是地府里面的人,可他给人的感觉却是那样的亲切。

    “这位就是洛倾尘小姐吧!”冥司唇角一勾,带着淡淡的笑意。

    洛倾尘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这样的笑意并没有危险。但渡九生几乎毫不犹豫的挡在她面前,看着冥司道:“冥大人,倾尘她……”

    冥司见渡九生如此紧张,轻轻摆了摆手道:“我不伤害她,我们的渊源比你想象中的深刻的多。”

    洛倾尘眯了眯眼,虽然并没有明白冥司话中的含义,但至少不伤害她这四个字是真的。

    可渡九生,依然没有从她面前移步。

    “没事的。”洛倾尘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袖道:“而且如果冥大人想要伤害我,师傅也很难保护我吧。”

    “不不不”冥司淡淡一笑,看着她道:“九生想要保护的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带她走。”

    “不知冥大人今天前来所谓何事?”渡九生眯了眯眼,原本的戒备之心渐渐放了下来的。

    冥司所说的话从来不曾变过,既然他说过不会伤害洛倾尘,那么他就不会伤害她。

    只不过,不知为何他依然觉得很紧张。原来爱一个人,可以失去所有的理智,她的安全就是此生唯一的使命。

    “我当然是给你带好消息的。”冥司从口袋里拿出两个黑色的牌子道:“金容枫和刘七朵的牌子下来了。”

    渡九生一怔,急忙冲了过去拿起牌子,原本的深邃的眸子里泛着一抹淡淡的幽光道:“终于等待牌子了。”

    “可我必须告诉你,他们都是六百年前的怨魂,如果他们以灰飞烟灭作为打架,就连我都没办法阻止他们。”冥司眉眼微抬说道:“不过好消息是牌子一旦下来,他们在尘世间的能够存留的时间不超过七天。”

    “这个我知道。”渡九生眉心轻蹙道:“我还知道这七天之内,是他们作为怨魂最强大的时候。”

    “作为你的上司,我希望你好好保重。”冥司轻笑一声道:“作为几百年的兄弟,好好保护自己和弟妹。”

    “冥大人……”渡九生眉心轻轻一簇,点头淡淡道:“谢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