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从来不知道像渡九生这样清冷的人,也会说出这么撩人的话。

    可这样的话,却让她陷入的更深的担忧。

    终究,还是被他发现了终究,还是被他救下了。

    金容枫不甘的离开,带着无穷无尽的恨,却没办法在渡九生的面前杀死洛倾尘。

    而他,如同六百年前一样,拼命的保护她……

    回去了路上,天空下起了大雪,气温并没有因为她平安归来而有所回升,反而一直降低。

    洛倾尘知道,渡九生并不开心。

    即便他的左手依旧紧紧的握着她的右手,他还是不开心……

    纯白色的雪落在她的头发上,衣服上,睫毛上。轻轻蒲扇闪烁,便会有雪花落了下来。

    其实,这种气氛很静谧。总觉得就这样在雪地里一直走一直走,就可以一路到白头。

    “咳咳”她清了清嗓子,侧过眸看着他道:“那个,师傅我……唔……”

    话音未落,她就被瞬间带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渡九生将她腰际猛然一收,毛绒的大衣外套稳稳的将她包裹在怀里。他眯了眯眼,看着她清澈如水的眸子,没有任何思考直接落吻。

    洛倾尘几乎来不及反应,微薄的唇便落了下来,带着炙热的缠绵,掠夺着他所有的理智。

    只此一瞬,他们周围十公里内所有的花草树木遍地开花,天空中依然下着大雪,气温依然没有回暖。

    细碎的花瓣参杂着绵绵的雪花,在空中翩翩起舞,美不胜收。

    “我……”

    趁着些许的空隙,洛倾尘的刚开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他的吻直接湮灭了所有的话语。

    他近乎霸道的不让她说话,不让她反抗,不让她离开……

    可她,为什么明知道会发生那么危险的事情,连告诉都没有告诉她一声。

    难道他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就那样的一文不值吗?难道她认为他根本没有能力保护她,需要她独自一人面对危险吗?

    他真的好想就这样一直吻着她,用一种沉默式霸道的方式告诉她,他有这个能力保护她。

    只要他不死,绝对不会让她有危险!

    不知为了多久,他方才缓缓的放开了她。深邃如墨的眸子看着她泛着浅浅泪光的眼眸,他眯了眯眼轻叹了一口气问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洛倾尘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心里有些委屈,说不出来的委屈……

    渡九生永远都不会知道,如果洛倾尘有机会牵着他的手安稳的过完这一世。

    那么无论前路多么困难,她都会咬着牙一路走下去。

    可是她害怕,她比任何人都要害怕。她拥有了所有的记忆,美好的、快乐的、痛苦的、悲伤的……

    “因为你不懂……”她深吸一口气,颔首看着他的眉眼咬着唇道:“我们不能……喜欢对方。”

    渡九生闻言,嘴角勾勒起一抹极淡的冷笑,毫不犹豫再次落吻。

    这一次,只是轻轻触碰了一下便离开。深邃的眸子里带着淡淡的流光道:“你说了不算,因为我已经爱上你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