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紫宸殿内,墙上一幅素锦丹青,一个女子穿着一身红色披风,面容倾国倾城。

    她打着一把大红色的伞,站在雪中,脚踝的铃铛金银剔透,一眸清水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少年。

    “那时候的你是这样吗?”身后凉凉如水的声音传来,洛倾尘回眸,看着缓缓向她走来的赵安阳。

    她轻笑一声,竟有些慌乱看着他问道:“皇上的记忆力倒是不错,隔了这些年,还能记得清楚”

    “这是朕当年所画。”他深邃的眼眸如水波一般荡漾开来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

    洛倾尘一愣,目光中带着不可思议,眼眸定格在右下角的日期。

    赵寅五年。

    她抿着唇道:“当年?”

    当年的他是个瞎子啊!?一个瞎子怎么能画出她的样子,而且还那么的准确。

    “奇怪吗?”赵安阳冰凉的之间划过她的脸颊淡淡道:“我问了许多人,挨了几次打”

    她愣愣的站在原地,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险些没掉下来。

    那个拜她所赐在礼乐书院饱受欺凌的少年,那个盲了眼被她欺负却还一笔一描画下她的少年。

    她曾以为他对他只有满满的恨,恨她谋害了他的母亲恨她利用权势不停的伤害他恨她拿着天山雪莲和洛家家令逼迫他娶她。

    “我一直以为你从来都没有爱”

    “朕从小到大从未羡慕过任何人,可在礼乐书院再遇见你的时候,周围的人无一不仰慕你,喜欢你。可朕却连你长什么样,都看不见。我羡慕他们,至少能看见你,长得什么样。”赵安阳靠在紫宸殿的椅子上闭了闭眼,打断了洛倾尘的话,似是在回忆以前的事情。

    他的眉眼之间带着些许悲伤的神色,但嘴角却是上扬的。

    有些人的爱是张扬,例如洛倾尘有些人的爱是沉默,例如赵安阳。

    洛倾尘走到他身边,正准备坐下来。

    赵安阳一双大手揽过她的腰际,稳稳的把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呢喃道:“倾儿,洛王的事”

    洛倾尘身形微微一怔,脸色有些苍白。

    她自是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原主当年爹爹突然的死亡绝非是太医所说的意外,而原主却认为是颜无色所为,奈何没有证据。

    颜无色的国家都亡了,怎么会有本事谋害洛王?

    殊不知,当年颜无色的哥哥颜真早一日逃走,还存活在世上。

    他训练了一批神秘杀手,当年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洛王杀死。

    赵安阳看着她强忍着心痛的面容,心口一疼。当年的洛王对他有知遇之恩,若不是洛家,他也不可能扫平这东面大陆所有的城池,毒死了自己的父亲,挖了自己哥哥的双眼,替他娘亲报仇。

    “我不怪你了。”洛倾尘摇了摇头,看着他欲言又止的面容,突然有些心疼。

    她爱他,超过了所有的恨

    世界纷纷扰扰,过去了便过去了。人生固有一死,洛王半生戎马,死于太平盛世,了却了毕生所有的心愿,也算死得其所。

    看着她带着浅浅的笑容,一双眼眸清澈似水。抿着唇,头上的梨花簪微微摇晃,摇着头柔声的对他说不怪他

    为什么那么的感动?那么的想把她一辈子抱在怀里!

    赵安阳伸起宽大的右手,抚上她的脸庞,眸光一黯,低头稳住了她肉粉色的唇瓣。

    他一定,会给洛王的死一个交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