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倾尘轻轻的抬起头,一双清澈的眸子就这么怔怔的看着渡九生,眼底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有些事情她记得,他忘了。

    可忘记过往的他,似乎比她爱的还要深刻。

    “渡九生,你是不是真的相信所谓的情劫……”她没有喊他师傅,而是连名带姓的喊他的名字。

    听起来似乎很陌生,但却是一种对于特别的询问。

    犹如宣誓一般庄重……

    渡九生眯了眯眼,看着她的眉眼,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应道:“不相信。”

    “你……”

    “我只相信自己的感觉。”

    他的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可看着她眸子却带着些许的情深。

    那双暗沉如墨的眼眸里,散发着一抹细碎的光。

    那天晚上,洛倾尘躺在床铺上久久没能入睡。脑海里想着过往的记忆,以及渡九生那句凭我喜欢她。

    其实她很开心,虽然没有表现的脸上。但是她知道自己心里的悸动,以及想起那一抹的时候,嘴角不自觉上扬的笑容。

    可开心之余,剩下的却是害怕。

    不是害怕金容枫,不是害怕刘七朵,更不是害怕什么怨魂之咒,甚至连他们的结局不尽如人意她都不害怕。

    唯一害怕的就是……他会死。

    所以,在这里其实她唯一要做的并不是完成任务,而是要让他活着。

    她的心里很明白,只有一个办法能让他不会因为她的出现而遇上危险……

    不要爱上她,不要让他爱上……

    由于渡九生在她房间放了破邪宝玉,这几天并没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

    她依旧每天晚上会在图书馆里值班,看着人来人往。偶尔不小心碰到别人身体的时候,还会看见一切对方死亡前的画面。

    可她,并没有提醒,也没有告知。

    因为她知道,这样做毫无意义。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阎王要你三更死,谁能留你到五更。

    就算他说了,也改变不了他们的结局。

    除了晚上值班之外,她每次出门夜慕都会陪在身边,寸步不离。

    有时也会觉得六百年前的原主其实挺幸运,至少有一个夜慕这样守护在身边的骑士,还有一个渡九生那样的师傅。

    这天,阳光明媚。大抵是少有的好天气,洛倾尘闲来无事问了夜慕有关于六百年前的事情。

    比如:他为什么会找到合适的身体活到现在。

    比如:当年原主的贴身丫鬟究竟是谁。

    “我这个身体从小就是病得很严重,但是他的爸妈老来得子,即便是存货的希望渺茫他们都不愿意放弃一点希望。”夜慕优雅的抿了一口咖啡说道:“他在弥留之际看到了游荡在尘世的我,让我帮他这个忙。”

    “留下来照顾他的父母吗?”洛倾尘轻笑一声,总觉得听到了一个温暖于心的故事。

    夜慕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眸子里闪过一抹浅浅的温柔道:“更多的是陪伴吧!”

    父母有些时候需要的不是子女们的照顾,而是他们的陪伴。

    “说得有理。”洛倾尘喝了一口果汁道:“那天红月靠近我的时候,我感觉到你愣了一下,因为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