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洛倾尘。

    由于没有系统的提示音,她完全不知道渡九生对自己的好感度是多少。

    而就是在这种不确定的情况下,突然被撩动心弦是一件多么让人心颤的事情。

    渡九生就这样,众目睽睽之下,当着所有人的面平静如水的说出这番犹如宣誓告白一样的话。

    语气淡淡,神情自若。

    “你……”红月几乎是瞬间哑然,想说什么卡在喉咙口一句都说不出来。

    从她成为地狱使者那一天开始,渡九生就是她的光,无论他有没有看着她,有没有在意她。

    只要他站在那里,就可以照亮她的一整个世界。可这一瞬间,她感觉到自己的世界完全崩塌,再也看不到一点光亮。

    “我想你应该听懂了。”渡九生的语气依旧很平淡,话音一落,他便看了一眼愣在原地的洛倾尘,轻轻拉了拉她的手道:“跟我来,我要去房间弄点东西。”

    “啊?”洛倾尘眉梢轻颤,深吸一口气,乖巧的点了点头。

    夜慕站在她身后,朝着她欣慰的笑了一眼。六百年前,他守护的倾尘公主没有得到的爱,六百年后渡九生终于给了她。

    无论是不是那个她,似乎都不重要了。

    从红月身旁走过的瞬间,洛倾尘依旧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对于感觉这种东西她从来没有怀疑过,毕竟她已经很确定如今无论在那个位面,她都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或许只是片段,或许是痛苦的感觉。

    而在这个位面,她感觉自己隐隐约约能看到六百年前的过去。

    而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红月和六百年前故事里所有的主角,一定都脱不了关系。

    来到洛倾尘的房间,渡九生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分别放了淡蓝色的破邪宝玉。

    “你……放的是什么?”洛倾尘轻颤着眸,看着破邪宝玉轻轻的蹙了蹙眉。

    “只要不是超过上千年的亡灵,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进不来这里。”渡九生的右手轻抬,淡蓝色的微光环绕在宝玉的周围。

    房间的墙壁之上瞬间映照出一个特殊的图案,十分复杂。

    “其实……”洛倾尘看着他渐渐恢复过来的脸色,眯了眯眼道:“如果你真的有事,以后可以处理完事情再来帮我。我有了前车之鉴,之后就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渡九生这一次擅离职守,一定没有他说的那么轻巧。纵然即便她一个字都不信,他也没有告诉她任何一点有关于事情处理的结果。

    他就这样独自一人,把所有的事情都扛了一下。

    就像是突然出现在她生命中的大英雄一样,那样的耀眼。

    “你觉得我给你放这个东西是因为我怕自己有事,不能离开来救你?”渡九生挑了挑眉,嘴角扬起一抹略微自嘲的笑意。

    洛倾尘整个人一愣,完全被这抹笑意所怔住。

    这是她来到这里,第一次看见渡九生笑……

    虽然……有些自嘲的味道。

    “我……”

    “我是怕就算我收到你有危险的信号立刻赶回来,你也免不了会受伤。”渡九生眯了眯眼,深邃的眸子泛着淡淡的幽光看着她道:“我不会让你受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