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说◎网 】,♂小÷说◎网 】,

    一整个晚上洛倾尘都没有什么睡意,但心里也没有什么慌乱。

    因为她知道这里很安全,有渡九生,有夜慕,还有蓝凡。

    大家似乎都在保护她,即便有些人是默默相互并没有表现出来。

    夜慕一直站在她门口,手里拿着一本商朝的书,静静的守着。

    渡九生并没有赶他下楼,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有一个人为了保护她,宁可在尘世间徘徊六百年。

    作为地狱使者自然之道,要在重重召唤下不被地府召回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那样的痛苦,比下十八层地狱还要可怕。

    金容枫的心底充满的怨念,能够在世间停留六百年他况且可以理解。

    可夜慕单纯只是为了守护一个人而留下,还当真……深情。

    而他六百年前又做了什么呢?仅仅只是保护她而已吗?

    六百年前的那句话,又是因为什么而说出口呢。

    从来他从未觉得失去记忆是一件不好的事,人世间的记忆有喜有悲,有很有爱,而这些东西都是能改变理智判断的多余情绪。

    他一直觉得没有记忆是一件幸事。

    可如今,他突然之间想要拥有,那份忘记了六百年的记忆。

    -

    翌日清晨,洛倾尘早早起床,刚一开门就看到坐在门口的夜慕,原本空旷的长廊多了一个沙发。

    “你……不回去吗?”洛倾尘指了指沙发道:“哪来一个沙发?”

    “六百年前我可是公主的贴身侍卫,形影不离呢!”夜慕轻笑一声道:“沙发是你师傅……是九生放的,睡着睡着突然就有了。”

    “噗……”洛倾尘没忍住笑了出来看着他道:“他怎么不顺便给你一床棉被。”

    “我不怕冷……”夜慕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笑容依旧灿烂看着她道:“去吃早餐吗?”

    “洛倾尘看了一眼对面紧闭的门,点了点头道:“好。”

    走出图书馆才发现天空一片昏暗,阴雨绵绵,雨下得很大。

    夜慕打了把伞,有些困惑的开口道:“明明昨天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天啊,怎么突然下雨了!”

    洛倾尘非常深刻的点了点头表示:“最近好像经常这样,要么下大雨,要么下大雪。”

    “唉唉唉唉唉——”五连声叹息在他们身后响起,蓝凡一身蓝白相间的毛衣,带着月白色的蝴蝶领结缓缓开口道:“哥心情不好就会这样。”

    “啊?”

    “悲伤会下雨,愤怒会下雪……”

    ?

    “咳咳——”洛倾尘清了清嗓子道:“真的假的?”

    “真的啊!”蓝凡看了一眼晦暗一片的天空道:“像这种突如其来的雨雪天气,大抵就是哥的心情不好。”

    “那心情好的时候会怎么样?”洛倾尘清眸一眨,眸子里闪过一抹淡淡的流光。

    “不知道!”蓝凡耸了耸肩道:“哥从来没有心情好过,亦或者他心情好的事情我没看见!”

    “我知道。”夜慕淡淡一笑道:“他还是和当年一模一样。”

    “你……知道?”蓝凡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夜慕,毕竟他觉得他应该算是最了解渡九生的人。

    至少,比红月了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