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说◎网 】,♂小÷说◎网 】,

    原主大抵那时候孩子气些,对刘七朵说的话有些重。原话夜慕不知道,只知道刘七朵回府之后和金容枫大吵了一架,彻夜未归。

    而第二天,金容枫想要找回刘七朵好好谈一谈的时候,刘七朵已经早已掉入西城的池塘。

    隔天打捞上来的仅仅只剩下一具尸体而已,金容枫心感懊悔却又无能为力。

    终究是他爱上了不该爱的人,错的人是他。本以为刘七朵是失足落水,但真想并非如此。

    金容枫几番调查之后,将矛头指向了原主,但原主并没有承认。

    他认为自己对不起刘七朵,想要与原主同归于尽。

    殊不知那天,渡九生救了原主。而金容枫,则被活捉。

    当今圣上大怒,下令将金容枫满门抄斩。

    那一夜,滂沱大雨。

    金容枫跪在死牢里求见原主一面,希望她能够请求圣上放过他的家族,可最终原主都没有出现。

    只有她的贴身丫鬟传了一句话:“公主说了,你们金家的人都该死,还有你那该死的妾,也是公主命我亲手推进水里!活该!”

    大概就是这句话,让金容枫成为六百年的怨灵,而刘七朵一直陪在他身边,只不过他不知道而已。

    最后的结局便是金容枫一家被满门抄斩,原主最终也没有和渡九生在一起。

    他依旧对原主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所在意的那个人,在六百年后的未来。”

    原主后来才知道,渡九生所说的那个人,并非金容枫。

    至于是谁,她不知道……

    夜慕将故事最后的结局说的非常的仓促,但六百年前发生的事她大概明白了。

    “我想知道,她那么不堪……”洛倾尘抬了抬眸看着夜慕道:“你为什么还要维护她。”

    “因为害死刘七朵的人不是她。”夜慕看着她满是情绪的眼眸道:“金容枫行刑前的一天她病了,不可以派人去死牢里传话……”

    洛倾尘皱了皱眉,心里被复杂的情绪所包围。

    坐在她对面的渡九生只是抿了一口茶,面上没有过多的情绪变化。

    良久,他才缓缓开口道:“那你呢,为什么徘徊在尘世间。”

    “因为我知道金容枫变成了厉鬼。”夜慕的目光缓缓的落在洛倾尘身上,眼眸带着说不尽的温柔开口道:“公主弥留之际一直很害怕,说是偶尔会看见怨灵,到都被他师傅留给她的手镯所驱散……”

    说到师傅两个字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渡九生继而道:“我知道金容枫一直在线倾尘公主的轮回,我便想尽办法就在尘世……”

    “可你终究要走。”渡九生淡漠的眸轻轻一抬道:“名牌我已经报上去了,到时候我送你走。”

    “呵呵……”夜慕轻笑了两声道:“我本来就是想就留下来保护她的安全,怕金容枫伤害她。可既然她已经安全,我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洛倾尘闻言,轻轻叹了口气道:“我觉得六百年前事应该还有我们不知道的……阴谋。”

    “什么?”

    “你说的是故事里的丫鬟吧。”渡九生抬了抬眸,眼底带着深思。

    “对。”洛倾尘眯了眯眼道:“她是谁?为什么要害死刘七朵,为什么要嫁祸于……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