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金容枫内心紧紧一蹙,收起了所有的笑容。

    同一时间,忘川图书馆,原本正在整理未入簿名单的渡九生心口突然一怔。

    一种莫名心悸的感觉如潮水般涌向心头,这种感觉自他成为地狱使者开始从未拥有过。

    坐在他面前红月愣了一下,皱了皱眉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了?”

    渡九生深邃的眸子散发着一抹淡淡的寒光,目光看向的自己右手掌心,上面是泛着蓝白相间的光,映照着一个字:倾。

    原来,这就是前辈们的劫数。

    每一个地狱使者都会有情劫,冥司说这是作为一个永生的冥界之人必须要经历的事情。

    他也曾经历过,并且度过了自己的情劫。

    众人问他:“究竟怎么样才能安然的度过自己的情劫。”

    他道:“当掌心出现那个人名字的时候,不要理会。否则,情劫难过。”

    冥司的意思其实很简单,情劫之所以称之为情劫就是因为的大部分人躲不过。而唯一能过解决他的方法就是在情劫最开始出现的时候,不听不看不闻不问。

    地狱使者是没有记忆,因此将某些情感扼杀在摇篮里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在看过这么多前辈渡劫的时候,渡九生很清楚冥司所言之意不过就是……让那个人死。

    可他,似乎做不到……

    只见他右手掌心轻轻一握,闭了闭眼,还化作一抹淡蓝色的青烟,消失在书房之内。

    “九生……”红月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渡九生已经离开了她的视线。

    其实,她知道他的情劫要到了。心里总是莫名的不是滋味,可却有无能为力。

    她知道,他不爱她。

    窗外突然狂风大作,大雪纷飞。一片一片雪花落了下来,仿若时光倒流,所有的一切都回到六百年前。

    他们的初遇的那天也是大雪纷飞,她一身盘金彩绣棉衣裙,手里轻晃着一柄织金美人象牙柄宫扇,看上去那样的让人心醉。

    但让他慌神的人却不是她,而是站在她身旁的少年……

    “六百年了,他不可能在保护你了。”金容枫咬了咬牙,右手轻抬,冒着黑烟的手再次向她袭来。

    只此一瞬,整个屋子的灯瞬间亮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清冷的气息,让人有一种阴寒的感觉!

    “咔嚓”一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不是前门,而是卧室的们。渡九生穿着黑色的的毛衣,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目光中一片清冷,右手手心还泛着淡蓝色的光。

    洛倾尘一愣,竟在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渡九生就这样,从她卧室里走出来了?

    金容枫邪魅的眼微微眯了眯,勾了勾唇道:“看来很多事情终究都不会改变,可这一次神一定会站在我这边。”

    “六百年的亡灵说出神会站在你那边,不觉得可笑吗?”渡九生一个瞬间移动,直接从卧室到达的洛倾尘的身前,深邃的眉眼微抬带着一抹绝对冷意看着面前的金容枫。

    窗外一片大雪纷飞,仿若跟随着他愤怒的心情,展现的淋漓尽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