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送别了他们三人之后,渡九生重新回到书房,心里有些悸动。

    脑海里不禁闪过洛倾尘的身影,一种特别莫名的熟悉,在他的心头浅浅萦绕。

    六百年地狱使者的身份,他对于这些生死离别早已看的淡然。

    可今天看见这个一家三口的时候,竟然会替他们感到惋惜。

    大抵是因为……无论做了什么道德上的错事,他们都还算得上一个好人。

    翌日一早,洛倾尘起了个大早,前往百货商店买了一些日用品,毕竟家里离租的公寓太远,东西都从家里带太过于麻烦。

    殊不知,竟然让她遇见了金容枫和刘七朵。

    还当真是宿命使然,不得不说在看见金容枫的一瞬间,她其实有些紧张。

    只要脑海里会想起原主的记忆,手心里就会不自觉的冒冷汗。

    无论是在原主的眼里还是在她眼里,金容枫就如同一个变态一般存在。可她有些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他不杀刘七朵,却杀了原主。

    六百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个人,为什么会有往生的记忆。

    太多的谜团未能解开,但她却能感受到这一刻陷入的危险当中。

    因为金容枫看到了她,他一身大红色外套,外套上的纹路是用金线所绣。他的目光很深沉,看到洛倾尘的一瞬间,闪过一抹淡淡的暗芒。

    刘七朵见他朝着一个方向看了很久,也看了过去。

    “哟,这不是倾尘吗?可真巧啊!”刘七朵一把挽住金容枫的胳膊,腰际一扭一扭,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洛倾尘清眸一颤,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只是将手缓缓的插入口袋里,掩饰她的紧张。

    她没有任何特殊异能,如果对方是拥有特殊异能的人,那么她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下一秒,金容枫唇角勾勒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看着洛倾尘道:“这位美女是……”

    “阿枫……你这样看别的女生我会吃醋的!”刘七朵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但却要强装笑意,往他怀里钻了钻道:“虽然她是我朋友,但你也只能看我哦!”

    洛倾尘将目光收回,重新看向刘七朵。她无论是表情还是动作,都像是一个完全的白拜金小白花,和记忆里最后害死原主的样子,完全不同。

    “她是你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金容枫自始至终嘴角都带着笑意,在说出这句话之后,缓缓伸出手道:“你好,我叫金容枫。”

    看着对方伸出来的手,洛倾尘总有一种特别心颤的感觉。自身的第六感很明确的告诉她:不要握,不要握,不要握。

    刘七朵见洛倾尘一点都不领情的样子,原本有些不悦的脸色瞬间像打开的向日葵一样,笑容灿烂的看着她道:“倾尘,我刚才是开玩笑的。我的男朋友就是你的朋友,本来也就想找个时间介绍你认识呢!”

    这个台阶下的非常好,免除了尴尬,有可能让男人觉得自己是一个不爱计较的女人。

    刘七朵自认为,自己这一步棋走的很高明。

    正当洛倾尘在这种特别尴尬的环境下,没办法不伸出手的时候。她的身后响起了一抹熟悉的声音,清冷中带着无尽的凉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