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顿丰富的火锅晚宴,阿月和墨甜互相看了一眼,皆是没有动筷。

    洛倾尘看着阿月许久,递给她一**易拉罐的冰镇可乐道:“阿月还记不记得你见到清酒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话音一落,阿月原本通红的眼眶便一滴一滴的落下泪来,犹如断了线的珍珠,完全止不住。

    洛倾尘想要像往常一样伸手去摸摸她的头,没想到她奋力反抗了,哭喊道:“你真的是清酒姐姐吗?”

    看着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雨带梨花哭的如此委屈的模样,洛倾尘的一颗心不自觉的沉了沉。

    心疼这个小女孩儿的同时,更加心疼墨泽辰。

    他该是有一颗多么强大的心脏,可以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用尽力气去接受。

    “嗯,我是。”

    “可是,我亲眼看见她……”

    “阿月”洛倾尘将语气放的平和看着她道:“你应该比其他人更加接受有关于玄学的东西,你应该长大了。”

    虽然在经历如此可怕的事情之后,对一个孩子说这些并不好。

    但她不可能永远陪在她身边,她必须要比别人更快长大。

    “我没有亲人了。”阿月看着她道:“倾姐姐,我很害怕……”

    她缓缓将头伸了过来,双手紧紧握住她的右手。轻轻拭去眼底的泪,慢慢的接受这一切。

    三天后,裴丹丹从医院醒了过来。据说后来她拿着的手术刀伤及了很多无辜的人,直接被关进了精神病医院,一个没有脚的精神病病人。

    可洛倾尘依然不觉得她可怜,甚至对这种人除了恨之外,更多的是冷漠。

    但愿生生世世,她和这样的女子,永不相见。

    不得不说,当事情发生之后的隔天晚上。洛倾尘以自己的身份重新回到洛家的时候,有一种特别奇特的感觉。

    客厅里除了熟悉的佣人和管家之外,便是她的父母和墨泽辰的父母。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站在她身边的人是墨泽辰。

    墨镜第一时间冲了上来,一脸心疼的看着她道:“小倾你不要怕,这个逆子我一定会替你教训他!我墨镜只有一个儿媳妇,只有你!”

    “墨兄,墨兄”洛孤独急忙走上前拉住了他,右手搭在他肩膀上,轻叹道:“让孩子们坐过来说清楚吧!毕竟,我其实也不是很了解泽辰,都是我的疏忽。我还是那句话,孩子们如果不愿意,这种事真的不能勉强。”

    洛倾尘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父亲脸上的为难,在市谁不知道如果能成为墨镜的儿媳妇,将会拥有多少商业圈子的资源。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不愿意苦了她的女儿。

    “那个……”洛倾尘缓缓开口,想说些什么,却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

    墨泽辰感受到她的情绪,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道:“先过去坐。”

    讲道理,跟一个智商和情商完全爆表的人在一起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大抵就是无论什么情况下,她的任何为难情绪,他都可以迎刃而解。

    特别……特别……特别的温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