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通往阳平镇的列车的是下午一点半开车,眼下已经一点十五分,应该已经检票了才对。

    “跑慢点”墨泽辰一边牵过她的手,一边轻轻挽过她的碎发道:“来得及。”

    “不来不及了。”洛倾尘摇了摇头道:“车马上就要开了!”

    “我说来得及就来得及。”墨泽辰深邃的眸子深深的望着她,摇了摇手上的手机道:“这班车今天只会来,不会走。”

    洛倾尘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凭借墨泽辰在市的地位,想要一辆火车只进不出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

    终究,还好有他。

    大步走向候车厅,烟雾弥漫,散发着一股恶臭。环卫工人叹了口气,一遍一遍的清理着地上的烟灰和烟蒂。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句话还是相当有道理。

    在这里的人并非是他们本身身份低微,而是他们的行为让他们成为了这种人。

    绕了一圈,都没有看到阿月的身影,周围的人也在陆陆续续的离开候车点,前往检票口。

    “阿月应该已经进去了。”洛倾尘抿了抿唇看着墨泽辰问道:“你现在有办法让我们进去吗?”

    现在应该已经停止售票了,如果没有相熟的人,肯定是进不去站台。

    “你随便进。”墨泽辰嘴角勾勒起一抹淡淡的笑道:“因为有我。”

    没有会知道,在如此危机的情况下,当有个人稳稳的站在自己身边的时候,那种感觉是多么的温暖。

    下一秒,她轻轻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之处落下一吻道:“谢谢你墨泽辰,我会用行动证明,你的选择没有错。”

    他从头到尾爱的人都没有错!他不是渣男,而是那恐怖如同执念的一般的爱,让他深陷自我困顿的泥沼。

    她一定会告诉他,他的感觉是对的,他所爱、所托之人皆是没有错。

    墨泽辰眉眼之间带着难掩的温柔,顺势在她眉心之处落下一吻道:“我知道。”

    这几天晚上,他总是会胡思乱想一些东西。想的越多就觉得越离谱,可似乎越接近真相。

    福尔摩斯曾经说过一句话:当排除了所有不可能之后,剩下的那个即使在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他心里一直有一种很可怕的感觉,只不过从来不敢的正视。

    那就是

    或许,曾经的洛倾尘和如今的清酒是同一个人。

    很荒唐,但他真的这么想过。

    那个少年的一举手一抬眸,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似曾相识。甚至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举动都是那样的相似。

    如果是……那他真的比任何人都要开心。

    可他们永远不会想到,站在他们身后的那个女人,早已向将黑暗的双手伸向了他们。

    同一时间,阿刚用粗糙的手背上少女细嫩小腿,摩擦摩擦。

    这种感觉让他体内的血液瞬间沸腾,脑袋里浮想翩翩,表情猥琐般享受。

    趴在他背上的阿月似乎被这样粗糙的手摩擦的有些难受,睫毛的轻颤,紧紧蹙起了眉头。

    周围嘈杂的声音让她昏沉的脑袋的渐渐清醒,小腿被摩擦一片红肿。

    阿月睁开眼的瞬间,整个人慌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