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裴丹丹这样一身装束在这样的候车厅里显得特别的显眼,迎面走来的是一个瞎了半只眼睛的瘸子阿刚。

    阿刚看到裴丹丹的时候,口水都要滴下来,整张脸褶皱在一起,猥琐一笑。

    虽然他面上不能做些什么,但心里的一下,对方也拿他没办法。

    “你就是裴哥介绍来的吧!”阿刚舔了舔嘴唇,一脸猥琐样。

    这道儿上的事情,她裴丹丹也没认识几个人,唯一熟悉的就是她那负债累累的哥哥。

    只不过这一次,她并非用妹妹的身份找到了他,而是用另一个身份。

    洛家千金的身份!

    “嗯,货在这里。”她将一个黑色信封嫌弃的丢在轮椅上看着阿刚道:“我不需要你做什么事,只要把这个女的送的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来。”

    她的声音带着极度的冰冷,眼底充满了仇恨。

    “放心!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阿刚右手拿起信封,摸了摸厚度,又看了两眼,继而猥琐一笑道:“况且这小姑娘长得这么好看,哥几个倒是艳福不浅!”

    裴丹丹闻言,嘴角勾勒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红唇抿了抿道:“那你可要卖力点,千万不要给我留面子。”

    音落,她戴上口罩,直接离开候车厅,就连头都不曾回一下。

    她的思想自始至终都没有变,既然她得不到幸福,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不要得到幸福!

    痛苦,不应该是每个人都拥有才公平吗?

    同一时间,洛倾尘和墨泽辰同时到达了火车站。临近年关,来来往往的人非常多,根本不可能第一时间找到阿月的位置。

    在哪里,在哪里,究竟在哪里?

    “我已经打电话给车站的站长,让所有人乘务人员留意落单的小孩,照片已经发过去了。”墨泽辰双手紧紧握了握她的肩膀道:“别担心,会找到的。”

    “不……不是。”洛倾尘深吸一口缓缓抬眸,看着他道:“我不知道你相不相信命运,但是阿月的命中有个劫难,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今天!”

    虽然这样的对话看起来很像只能出现在玄幻故事里,但是五行术数,风水之说,从古至今都有厉害的后人遗留下来。

    只是平常人不知道而已,如快餐式快节奏的生活,让现代人忘了很多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

    其实预感这种东西,人人都有。

    “你……该不会是预言师吧!”

    “我不是,但是阿月的阿公是。”洛倾尘半眯着眼,额头上冒着点点汗珠,看着他道:“应该是绿皮的火车,铁锈色的铁轨……”

    “绿皮火车……”墨泽辰迅速拿出平板电脑,修长的指尖快速的在上面敲击道:“如果是绿皮火车,有一辆列车马上就要开了。不对,今天就只开这一班次列车,在东站口。”

    墨泽辰话音一落,洛倾尘脸色立刻一变,朝着站口的地方飞奔而去。

    答应木妄要保下阿月的性命,她一定会做到。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带着黑色口罩以及黑色大墨镜的裴丹丹正好看见了洛倾尘和墨泽辰的身影。

    她用尽力气压下心中怒火,小跑的跟在他们身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