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裴丹丹愣了一下,心里相当的不是滋味,她想说什么,却只能咬了咬牙一句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待她,竟然让她拥有了洛倾尘的身份,又为什么要让她回来。

    她为什么不去死?

    “姐姐……”阿月轻轻缓了缓她的手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洛倾尘嘴角轻轻一扬摇了摇头道:“我们去买东西吧!”

    音落,她便牵起阿月的手往前方走去。殊不知,擦肩而过的瞬间,反倒是裴丹丹开了口。

    “我知道你是谁,可我马上就要结婚了!”裴丹丹咬着牙,强装的底气的说道:“我奉劝你不要做小动作,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你,更没有人会相信这个如同惊喜一般不可思议的境遇。”

    裴丹丹是个聪明人,她没有洛倾尘的记忆,大多数时候只能用大火的后遗症来装糊涂。

    但眼前这个人有,她不知道洛倾尘怎么把自己完全变了张脸,但她知道她一定拥有原来的记忆!

    “正面刚,别怂。”洛倾尘冷哼一愣,眸子里闪过一抹凌厉的光道:“毕竟这个世界上有一句话叫做近水楼台先得月。”

    “你……”

    “裴丹丹,你的名字你可一定要铭刻心中。”

    洛倾尘能感受到自己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裴丹丹身体整个人的颤抖了一下。

    她大抵是很害怕吧!毕竟如果不是有任务要求,她只要和所有人解释一遍,即便在玄学,她也是拥有自身记忆的人。

    洛倾尘没有等到墨泽辰出来,便牵着阿月的手超前走去。

    对她来说的呼喊身份有失落,有痛苦,有委屈,又不甘……

    但她是洛倾尘,即便是用任何一个身份都可以让自己光芒万丈的洛倾尘。

    一家优雅的冰欺凌店,洛倾尘帮阿月买了些学习用品,还有衣服。

    阿月很忐忑,一点的悻悻的端坐着,不敢拿。

    “阿公是姐姐的救命恩人,我给你这些是应该的。”洛倾尘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道:“不必拘束。”

    “可阿公说,我只有什么都不曾拥有,才什么都不会失去……”阿月抬了抬头道:“我不想失去了……”

    “可阿月什么都没有拥有,却已经失去了阿公。”洛倾尘语重心长的看着她道:“人的一生本身就在不断拥有,不断失去。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冰淇淋的对面是一家婚纱店,看着白色的婚纱在橱窗里,她突然想到那个时候墨泽辰问她,亲了她是需要告白还是接受。

    过往的记忆在脑海里浮沉,有些模糊,有些清晰。

    可她去记得,他说他们的婚礼有气球、有鲜花、有婚纱、有钻戒……

    每当想到这里的时候,她总觉得有些落寞。

    “快点吃,吃完我们去一趟附近的酒庄!”洛倾尘左手之间习惯性轻轻在桌面上敲了敲道:“突然又想喝一杯了。”

    “姐姐这个酒鬼!”阿月甜甜的笑了一声问道:“那阿月今晚是不是又可以找小甜玩了!”

    “不如,在买个草莓蛋糕?”

    “好啊好啊!”

    无论再来多少遍,她觉得他们都能一直走向对方,那是一种神秘而又可怕的……磁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