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结婚!结婚!结婚!

    在她的脑海里源源不断闪过这两个字,就像是一种被诅咒的梦魇,无法摆脱,亦无法逃离。

    他要结婚了,就这样和那个有着她的外表,却是裴丹丹灵魂的人结婚?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直接说出自己的身份,可系统却毫无预警的直接制止了她。

    位面空间已经崩塌,宿主如果这么在还没有还未获得男主百分之百好感的情况下告知的他身份,将会给他带来死亡晋阶。

    死亡晋阶……什么意思?

    简单点来说,男主会不停的遇到生命危险,而且一次比一次可怕。

    “哐当”一声酒杯落地的声音,玻璃碎了一地,其中一个细小碎片直接扎进了她的肉里。鲜红的血瞬间就流了出来,可她却一点都感受不到疼痛。

    “怎么了?”墨泽辰瞬间将她拉了起来,神色紧张的看着她。宽阔的大手握着她的肩膀,那是一种属于他的特别气势。

    这一瞬间,看着这样的墨泽辰,不禁有些感动。

    他是一个智商和情商如此高的男人,可在爱情的这道命题上,却选择了凭着感觉走。

    信奉科学的大才子,在人生最重要的一条道路上相信着自己的直觉。

    “没,没事……”洛倾尘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可能酒力不太好,手有点滑。”

    “看来,清酒小姐并不是人如其名。”墨泽辰将目光落在她手心伤口上道:“你稍微等我一下,我去拿一下医药箱。”

    “那个……不用了。”洛倾尘眉眼轻眨道:“小伤而已。”

    墨泽辰闻言,好看的眉心轻轻一蹙,修长的指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腕的道:“站的别动,等我。”

    突然之间,那个温柔腹黑的少年有一种霸道总裁上身的感觉,还真的有一种第一次见面时候的经验感。

    他给人的感觉总是那样的不同,这番场景好似应景了书上说的一番话:我还是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当她晃过神来的时候,墨泽辰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小心翼翼把玻璃渣子从手里的肉里夹了出来。

    拔出来的一瞬间,他还抬头看了洛倾尘一眼,可她眉眼之间却没有丝毫的异样。

    大抵是疼痛感很低,连一丁点的表情变化都没有。

    “不疼吗?”墨泽辰眉眼轻轻一皱,有一种莫名心疼的感觉。

    仿若曾几何时,他在学院里的听到有关于大家讨论洛倾尘和江以凉之间的关系。

    那时候的他,便默默的心疼她的执拗。好在,实事与流言蜚语总是大相径庭,她并没有喜欢江以凉,她喜欢的人是他。

    可是……现在……

    墨泽辰很清楚,他不愿意去洛家,甚至一定点都不期待……他们的婚礼。

    洛倾尘见他黯淡的低着头,轻轻的摇了摇头问道:“不疼啊!人生中经历的事情多了,这种皮外伤根本算不上疼痛,不是吗?”

    “是啊……”墨泽辰眯了眯眼,看着她轻笑道:“你说的很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