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飞机上,洛倾尘一身黑色风衣外套,怀里抱着的是安静的阿月。

    叮扣除5000点兑换值,成功兑换100万元。

    这是她向系统兑换钱,用于整容之用。如果用这样一张脸夺回属于她的一切,太难了。

    再者,这张脸本来就不是她的,动上几刀算是对原主人客气了。

    “倾姐姐,阿公是不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上飞机之后阿月一直很乖,就算是和木妄分别的时候,她也不在嚎啕大哭,而是一个劲儿的掉眼泪。

    在洛倾尘看来,她真的很坚强。

    “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洛倾尘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道:“但是他还是会守护者阿月,一直守护着阿月!”

    阿月抿了抿唇,双手轻轻的抓着她的胳膊道:“姐姐不用安慰阿月,我第一次见到姐姐的时候一直以为是老阿姨,还对姐姐出言不逊呢!”

    其实,从小阿公就教导她礼善待人,那天大抵是自己太过于激动所有失态了。

    “不要紧,童言无忌。”洛倾尘摇了摇头道:“其实我命运也是一团乱,未来的路我们且走且看。但我可以答应你,只要我不死,我就不会让别人伤害你。”

    到达国的时间是晚上十点整,预约好的医生看到她这个模样,表示要请自己的老师操刀。

    来自于国最富盛名的整容医生:胜田先生。

    整容一个用了将近三十个小时,离开手术室的时候胜田先生对她说了一句:“手术非常成功,这将是你的新生。”

    大抵的是麻醉还没有褪去,传进耳朵里的这句话很模糊,但她还是听见了。

    可没有开心,没有兴奋!对她而言,这不是过是重新回到市所做的准备工作,除了这个还有她的身份。

    阿月一直在她身边陪着她,以至于她沉睡的时候都梦到了有关于她的场景。

    这不像是梦,更像是一种预兆。

    火车的鸣笛声在耳旁响起,一双白皙如雪的手将阿月推下了站台……

    “啊”她摇了摇头,瞬间惊醒,额头上满是汗珠。

    看来木妄所说,有关于阿月的劫难应该值得就是这个。

    “姐姐,你怎么了?”阿月倒了一杯身水给她,娇小的手轻轻的摸了摸她脸上的纱布道:“姐姐又变成木乃伊了,好亲切!”

    洛倾尘抬了抬手,接过水杯,咕噜咕噜喝了几口道:“谢谢阿月!”

    “姐姐不用谢!”阿月乖巧的摇了摇头道:“阿月送走了阿公,以后就只有姐姐了。阿公说,从起以后我就和姐姐相依为命。”

    洛倾尘看着阿月清澈如水的眸子,嘴角勾勒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道:“阿月以后不会只有我,等我们回国之后我送你去学校,你会认识很多朋友,还会有喜欢你的人……”

    说到这里,她愣了一下,眼眶不自觉泛起了薄雾。

    突然之后,有点想念那个……喜欢她的人。

    “姐姐怎么了?”阿月转了转眼珠问道:“是不是有特别多人喜欢姐姐?”

    一阵沉默……

    良久,洛倾尘抿了抿唇道:“这个世界我只需要一个人喜欢我就够了,等到回国以后,我带你见他。”

    前路漫漫、昏暗一片唯有真心,可鉴日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