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樱歌眯了眯眼,看着白槿年一脸怒意的表情,在加上如此笃定的话语,竟有些相信。

    不过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天剑这款游戏除了手法操作,氪金也是成就大神的必做之事。

    倘若白槿年受邀参加高战周年会,那就证明他为了这个游戏花了不少钱。

    这么想来,他们家那位老爷子的家底,还真不少,能给他这么挥霍!

    “切,那又如何?”只见叶樱歌故意挑着眉,嘴巴撅起道:“我的结契一定比你厉害多了,像你这样的菜鸡,他单手就可以完虐你!”

    “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姐姐你也玩游戏啊?”白槿年算是突然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里看见叶樱歌了,原来她也玩天剑。

    他冷笑完之后继续道:“真不知道是谁瞎了钛金狗眼会找你当灵魂结契,他估计上辈子炸了银河系吧!”

    “你”叶樱歌被他这番话气的脸都绿了,她死命的跺了跺脚,声音有些尖锐的吼道:“那也总比你好,连个结契都没有,丢不丢人!笑死!”

    “我没结契?”白槿年嗤之以鼻的笑了两声道:“我的结契可是全服第一美女,和你这种老女人能比?”

    “老娘也是全服第一美女怎么不能比了!”叶樱歌拍了拍胸口,一脸自信非凡的模样。

    她自问对自己的容颜是相当的自信,不然也不会有中年人喜欢她,年轻人爱慕她,游戏的大神还心水她。

    这种魅力,她洛倾尘能比?

    “你别让我吐!”白槿年带着不可置信的笑容摇着头道:“就你也叫全服第一美女?你们服是鬼服吧!一共没几个人,你自封的?”

    “呸老娘不需要自封,等到老娘的结契公子来了的时候,你就等着跪舔吧!”

    说罢,她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仰着头朝着宴会厅里面走去。

    白槿年皱了皱眉头,整个大脑的思路还愣在前几秒钟那个老女人说的话。

    结契,公子?

    雾草!哪个不要脸的也叫公子,真是丢了他的颜面。

    他愤怒的哼了两声,拿起裤子口袋里的电话拨打了昨夜才给他留下的笙歌电话。

    嘟了好一会儿,一个略微骚气的女子声音响起:“喂,你哪位。”

    “我是公子,你是笙”白槿年眉头轻轻皱起,这个声音和他在上面听见的很是不同。可为什么如此不同的情况下,他还觉得有点熟悉。

    “嘤嘤嘤,亲爱的,我刚才给个王八羔子欺负了!你等下要给人家出出气啊!”叶樱歌一时之间并没有听出对方的声音,而是继续卖萌装可怜。

    不过,白槿年听出来了。

    此时此刻他的内心犹如翻江倒海的冰水一阵涌入,冲击着他的五脏六腑,让他呼吸不停加快。

    只见他迈着步子朝着宴会厅的方向走去,全身汗毛抖动着,就连指尖都不停的颤抖。

    直到,他看见坐在宴会厅某个角楼之处的椅子上拿着电话的叶樱歌。

    他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天顶盖犹如被雷劈一样一般,几乎可以立刻爆炸!

    看着叶樱歌对着电话喂喂的骚气模样,下一秒,他只觉胃里一阵翻滚,直接吐了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