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哦”江以凉收回目光牵起她的手道:“抱歉,我刚才在想别的事情。”

    此时看着裴丹丹有些小失落的眼神,江以凉突然之间觉得很对不起她。

    总有一种瞬间的游离,刚才自己好像不经意间出了轨。

    从以前到现在,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痴情的男人。

    不在意门当户对,不在意婚约在身。只要他喜欢的,他就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拥有。

    可这一刻,他却觉得自己有点卑劣。

    大抵是人性的黑暗面,手里牵着的女孩儿明明是她此生最爱。可刚才洛倾尘轻笑的一瞬间,他却觉得如果一切都按照父母的规划,按部就班的进行,会不会也很好。

    这种感觉,就如同炙热的火焰燃烧着他的内心,真难受

    “嗯呢。”裴丹丹乖巧的点了点头道:“别想了,看到你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会心疼的”

    她抿了抿唇,声音有些轻,但却特别的温柔。

    江以凉摸了摸她的头道:“傻瓜,我们跳舞吧!”

    不得不说,这种上流社会跳的华尔兹裴丹丹真的跳的像鸭子一样的难看。

    看来上天给了一个人较好的学识,也会给予她僵硬的四肢。

    洛倾尘不止几次看到她踩到江以凉,不停的说着对不起。

    前面几次江以凉还会温柔的笑笑,表示没关系,可以慢慢学。

    但是后面江以凉的脸色明显不太好,有点发青发黑。

    洛倾尘想:大抵是被踩疼了吧!

    刚一走神,墨泽辰温柔如棉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啧啧啧,我的舞伴和我跳舞好像不太专心”

    “没有没有。”洛倾尘收回余光,浅笑道:“我只是”

    “阿”原本在她身旁的裴丹丹一个不小心歪了一脚,直直的摔倒在她隔壁。

    墨泽辰反应极快,将她往他的方向一拉,稳稳的将护在身后。

    叮好感度加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二十。

    这一幕江以凉和洛倾尘都看见了,可两个人的心理活动却有所不同。

    江以凉的心中依旧是满满的不是滋味,那种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走的感觉越发的强烈。

    而裴丹丹则有一种是洛倾尘从前所站位置的感觉。明明是她崴了脚摔倒在地,站在她身旁的男人却是那样害怕她受伤。

    就好像曾经的她一样,被一个英俊优秀,人人崇拜的少年护在怀里。

    可她的身份地位,却让她永远遭到他人异样的眼光,永远配不上他。

    而洛倾尘不同,这里是她的主场

    墨泽辰收回目光,看着身旁的洛倾尘道:“没事吧?”

    刚才那一瞬间,有人差点撞到她的时候,他觉得莫名的慌乱。

    这种慌乱虽然很浅,但是他却感觉到了。

    看来,爱情总是要经过精准的计算才能将自己怦然心动的人留在身边。

    其实,有关于倾倾小仙女就是洛倾尘这件事,她早就有所怀疑,只不过没有百分之百的确定。

    对于洛家千金的样子,印象中已经有些模糊。但那天他看见她的近乎完美的操作之时,对于那个的传言中只喜欢江以凉的女孩,他突然有了很大的兴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