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曾不远万里,艰难困苦的走来,只为执你之手一起白头。时亦北

    我是在单亲家庭的环境中长大,母亲是一位军人。

    万里挑一的特种兵,进入部队不到三年就是已经成为最年轻的少校。

    那是用多少生死一瞬间换来的军衔,但我的母亲她做到了。

    她是在一次维和行动中围了救了一个孩子沦为人质,最终被活活折磨死。

    我至今都记得当时找到她尸体时候的样子,全身皮肤没有一块是完好的。

    那一刻,我便决定我要成为一名军人。

    我的父亲没有阻拦我,我知道对于母亲的死,他永远也不会忘记。

    他大抵心里是赞成,毕竟他也想要手刃仇人,只是如今年岁他已经做不到了。

    成为少校的那一天,我去祭拜过我的母亲。那天雪下得很大,天空中反而飘下一片粉色的花瓣。

    当时我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兆头,但是后来我知道了。

    那是第一次在白岩基地看见她,其实我就有一种莫名的激动,说是一见钟情一定不为过。

    因为我那存储音乐匮乏的手机里,几乎全部都是她的歌。

    盛世赞助部队医疗试验的事情是我向父亲说的,可我没想到她回来。

    一身毛绒羽绒服,比起那些穿着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人显得更加的耀眼。

    站在我身边的苏橙音当时对我说什么话,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视线很莫名的被吸引。

    十分戏剧性的一见钟情!

    随后,便是射击类的比赛。我看着她自信满满的眼神,竟然不觉得是吹嘘。

    虽然级训练对平常人来说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我的脑袋竟然莫名其妙的相信她可以做到!

    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没错。

    当所有人对她满是惊艳的时候,我对她却是满满的欣赏。

    我就过左轮用的好的战士,却没见过能过将左轮用的如此出神入化。

    那一瞬间我甚至从一向高傲的苏橙音脸上看到少有的挫败。而她却面色淡淡的耸了耸肩,一副淡然的模样。

    我突然发现,自己对她的喜欢莫名的深刻,伴随着事情的发展那样不停的往上涨。

    那天晚上,雪很深,我去了一趟他们住的临时板房,没想到却被她拍了下来。

    那么,我似乎有了一个可以和她说话的理由。

    烤红薯,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以为她会拒绝我,没想到她竟然答应了我。

    不知道她会喜欢什么样的人,高冷的男生还是我这种偶尔爱开玩笑,像个军人一样的人。

    只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好好一个烤红薯竟然是灾难的开始。

    白岩城镇中心发生武装分子的袭击,我们奉命立刻前往。

    而她这个时候竟然告诉我,她也要去……

    我知道她枪法了得,知道她淡淡眼眸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当我依然非常坚决的不同意她跟着一起去,我看着她轻轻蹙起的眉心便知道,她大抵是……讨厌我了。

    可她讨厌我,我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我只不过没想到,她竟然会带着甜心两个人来到岩城。

    至今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