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待犹如一个漫长的旅程。

    没有终点的等待,就像是等待生命的尽头一般,除了度日,便是煎熬。

    她不喜欢等待,却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等待。

    吃过**,做过傻事,每一次都莫名奇妙的醒过来,自己去医院,自己把包扎伤口。

    自从时亦北的事情被大众知道之后,她的粉丝比原来多了很多。

    大抵是因为自从这件事情过后,她从来都没有发过微博,没有因为时亦北的死去卖惨,去蹭人气。

    当一个人真的悲惨的时候,她是没有心情去做任何事。

    她最喜欢的就是一个人带着,喜欢阴暗的角落,喜欢独自怀念。

    春去秋来,落樱花开。

    一年后,她开了第一场演唱会。演唱会门票在一分钟之内被所有粉丝抢光,甚至连黄牛都不得不惊叹,粉丝的速度竟然如此的可怕。

    这一年内,她没有接过任何活动,作为经纪人的小酒依然不离不弃在她身边。

    时泽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不仅派人给小酒加工资,还让她在盛世的地位无人能比。

    洛倾尘的感激这样一位父亲,在她眼里,时泽给她的感觉和那些商业圈内的人不同。

    他能允许时亦北成为一名军人,也可以允许时亦北选择任何女人成为自己的爱人。

    拥有着如此旷阔胸襟的人,不禁让人敬佩。

    “演唱会明天就要开始了,第一站是市,最后一站还是市。”小酒看了一眼行程单道:“慢慢俩,咱不着急了。”

    听着小酒这么说,她竟不自觉的感到胸口一痛,可却只是缓缓抬眸笑了笑道:“是啊!”

    “笑的真难看。”小酒摸了摸她的透道:“这个世界上爱洛倾尘的人还有好多好多,该放下了。”

    她抿了抿唇,许久后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要。”

    一年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从春夏到秋冬,又到了一个春夏。

    远方的人,没有一点消息。时间过得越长,希望越是渺茫。

    但不能忘,忘记了留在这里就没意义了。

    小酒轻轻的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有些人,注定生来而执念。

    演唱会如期举行,粉丝准备了同一颜色的衣服,会发光的青绿色。

    横幅、灯牌、银光棒、每一种颜色都是泛着淡淡的绿光。

    他们知道,她最爱的颜色是绿色。

    “好久没和大家见面了,演唱会也耽搁了很久。”洛倾尘坐在钢琴面前,眼眸里闪过一抹淡淡的泪光道:“我想,现在唱的每一首歌对我来说,都是离歌。”

    “倾尘不哭”粉丝们高呼着她的名字,似乎在为了她的难过而难过。

    在这乱世浮沉的人世中,给了她些许的温暖。

    “知道了,我们唱歌吧!”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十七岁的初恋第一次约会,

    男孩为了她彻夜排队,

    半年的积蓄买了门票一对。

    无数的银光棒随着旋律轻轻摆动,这是她这一年来唯一感动的夜晚。

    那个少年曾经说过,一定会来听她的演唱会。

    可如今,他却食言了整整一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