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些安慰的人总会说:忘了吧,忘了吧!时间会抚平一切的伤口,让你重新振作起来。

    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有些人是藏在心里的一个永恒的烙印。

    无论过了多少年,哪怕黄土白骨都不能忘却。

    大厅里的时钟滴答滴答的想着,她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那句话。

    他让她等他的那句话!

    可是人都死了,要怎么等呢?下辈子吗?还是下个位面?

    不知道自己在客厅坐了多久,肚子并不觉得饿,但身上却没什么力气。

    从冰箱里拿了两个压缩饼干,一**矿泉水。

    一口塞进嘴巴里,甚至连包装袋都懒得撕开,咬了两口直接吞进肚子里。

    原来,填饱肚子让自己不至于晕倒竟然是这种感觉。

    一个晚上都没有合眼,画了一个淡淡的妆容,参加了时亦北的葬礼。

    小酒六点就在她家楼下等她,一向爱睡懒觉的她,这个时间点竟然如此的勤快。

    一路上,小酒说了很多话,可洛倾尘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直到到了陵园,她才忍不住红了眼眶。

    这是时氏集团所独有的地方,所有到场之人非富即贵。

    时泽的助理亲自来到门口来接她,并且将带到棺椁面前。

    洛倾尘眉心轻轻一蹙,有些不解。

    “北儿战死的地方并非我国区域,我们也派了人手过去搜索,依然没有找到尸体。”一抹略微悲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时泽。

    他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一身精致的黑色华服,胸前别着一个金色徽章。

    洛倾尘眯了眯眼,不禁觉得这个徽章的纹路有些熟悉。似乎和每个男主耳际后面的印记相同。

    “所以里面没有他没有他的对吗?”那两个洛倾尘即便到了嘴边,却依然说不出口。

    总觉得只要她不承认,他就可以一直一直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嗯。”时泽沉重的点了点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有些欲言又止。

    良久,他方才道:“北儿连你的婚纱都订好了,打算这次回来带你来见我”

    说到后面的时候,时泽似是已经发不出声音。站在他身旁的助理朝着她摆了摆手,洛倾尘迅速转身,抬了抬头,眼眶一片通红。

    大抵这个世界上最能够心心相惜的人就是她和时泽了,毕竟时亦北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太重要太重要了。

    面对着玄冰所制造的棺椁,里面是一件绿色的军装,棺椁周围都是青草色的鲜花。

    似乎他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正义,充满了力量。

    她闭了闭眼,心里存在着一丝侥幸。没有尸体,是不是证明,她还能有那么一丝丝的念想。

    就好像是空难者的家属永远都不相信家人已经死亡,他们坚信他们亲人或许还活着。

    也许在不知名的小岛,也许在某个温暖的海滩

    这一瞬间,她突然想起了那个梦,梦里时亦北对她说的那句话。

    她可以等可以一直等一直等,只要他会回来,她就可以等。

    只要他能回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