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致我最亲爱的未婚妻:进入部队这么多年,我从来都没有写过遗书,这是第一次。

    我和我的父亲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在战场上厮杀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而即便有消息,也不能对外公布任何具体细节,因为我们是维护国家正义与和平的军人。

    而这一次,我似乎终于有了可以写的对象。但我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愿意让这封信落到你的手上。

    但如果那么不幸,这封信还是落到了你手上的话。证明我对你所有说过的话都是骗人的,我是个大骗子。

    我没有给过你任何承诺,我也没有爱过你。

    对于从没爱过你的骗子,请不要记得他太久,因为他早就忘记你了。

    时亦北

    他的遗书,没有只字片语的想念,没有只字片语的不舍。

    白纸黑字想要传达的意思不过就是短短八个字:我不爱你,请忘了我。

    “真是大傻瓜”带着哽咽不清的声音,拿着信纸的双手止不住的轻颤。

    不知道在贫瘠的雪山之上,被武装分子包围的时候,他该有多么的无助。

    明明是以协助的身份前往,却被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残忍的放弃。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那一刻自己在她身边,紧紧的牵住他的手,告诉他有她在身边。

    生或者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他身边,在他身边,在他身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这个梦很长,梦里的时亦北很温柔,一身私服看上去和那天在会议室一样的耀眼。

    她想住抓住他的手,却发现前方一片虚无,仿若自己身处在混沌空间一样,四周一片漆黑,看不见一点光。

    梦里的时亦北只是静静的笑着,轻轻的摸着她的头,摸着她的脸。

    洛倾尘想问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泪水从脸颊无声的划落,他抬手,轻轻的为她拭去。

    画面越来越模糊,耳边只传来一句若极度嘶声力竭的声音

    等我,等我回来

    “叮铃”又是一阵疯狂的手机铃声,她皱了皱眉想把手机扔出去,但那一瞬间耳边还回荡着梦里时亦北说的最后一句话。

    全身吓死犹如被打了肾上腺素一样,瞬间精神抖擞。

    “喂”

    “倾尘你你还好吗?”

    “抱歉小酒。”她咬了咬唇道:“如果你只是单纯的来安慰我的话,还是让我一个人待着吧。”

    音落,她便欲要挂了电话。

    “倾尘,时少爷追悼会你来吗?”小酒还不忘补充了一句:“公司里的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是昨天昨天那个男人单独来找我的,也就是时总的助理。”

    那么冗长的一句话,洛倾尘只听进去了三个字。

    追悼会、追悼会、追悼会。

    “我去”

    “时间是明天早上七点半。”

    “嗯。”

    她挂断了电话,深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浴室。

    滚烫的热水浇在她脑袋上的时候,她感觉自己从死亡的边缘稍微活过来一点。

    从衣柜里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外套,黑色的圆边帽子,黑色的手套,黑色的包。

    站在镜子面前,差点没有落下了泪。

    向往的那件白色婚纱,竟然成了的黑色的追悼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