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个小时之后,郁兴凡带领部下来到了巫山。当他看见路博的时候,差一点惊呼了出来。

    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脉搏有些许微弱,但却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剑伤?”郁兴凡看了一眼他的伤口,侧过眸看着洛倾尘道:“你你哪里来的剑啊”

    站在一旁的洛倾尘依旧双手插在迷彩服的口袋里,耸了耸肩道:“我不告诉你。”

    回去的路上,她坐在郁兴凡的车里的副驾驶座位上。

    他问的最多的两个问题就是

    “你究竟是怎么那么快徒步走到这里的啊?”

    “你该不会是剑神吧?”

    洛倾尘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军人不应该相信科学吗?”

    “我以前很相信科学,但是现在不太相信了”

    回到医院门口,整个飞龙部分银魂分队的人一字排开,整齐朝着她原地立正。

    郁兴凡将路博从后车厢里推了出来,随后看着所有士兵道:“所有人听口令,立正。银魂分队所有战士向洛倾尘同志敬礼”

    “敬礼”雄壮整齐时的声音传来,洛倾尘看着他们坚定的眼神。

    即便有些人受了伤,都不曾挪动过一下。在他们眼里,她似乎成了一个救世主。

    抓回了路博,救回了时亦北。

    “所有人听口令,原地解散,回帐篷休息。”一抹熟悉的声音响起,带着绝对的命令口吻,站在他们身后。

    “是!”

    当一众战士起步走离开之后,她才看清了眼前时以北。

    他的脸色还有些苍白,身上的伤口尽管包扎的厚厚的纱布,都能看见溢出的鲜红血迹。

    但那双漆黑如墨眼眸,看着她的时候却是那样的深情如水。

    短短几天时间,他们似乎经历普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经历的事情。

    每一个瞬间,都在与死亡抗衡。

    “不愧是银魂分队大队长,人人敬仰敬佩的时少校。受了那么重的伤,恢复能力竟然如此”

    她话音未落,对方便大步朝着她的方向走来,右手一伸,稳稳的将她抱住。

    叮好感度加十,任务完成度百分之七十。

    温暖的拥抱,好感度如期而至。

    周围没有一个人,大家似乎都自觉离开,将这样一个单独的空间留给他们。

    洛倾尘抿了抿唇道:“先上去吧,你还要吊**。”

    这么重的伤,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这么快就清醒,总觉得就连**的时间都没有过。

    可他就这样来到了她身边,那样的不顾一切。

    “你还记不记得,我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他依旧紧紧的抱着她,一点都没有放手。

    总觉得他这样一个军人,这一辈子都不可能遇见什么真爱。

    做为维护国家和平的特种兵,走上这条路似乎就没有任何退路。

    守卫祖国。守卫人民是他唯一的信仰。

    可这个信仰在短短几天到时间里,竟然变了。

    “我知道啊!事情我没听见,倒是看见了满身是血的你”洛倾尘傲娇的轻哼一声道:“都说有危险呼叫我,你偏偏”

    “我喜欢你。”时亦北打断了她的话,温柔一笑道:“似乎很唐突,但你不要讨厌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