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咻咻咻咻咻”八颗子弹稳稳打在了麦克的身上,只听到一声惨叫的呻吟声。

    麦克就这么浑身浴血,直直倒了下去。

    他翻着白眼,嘴巴里吐出暗黑色的鲜血,临死前,都是一副极度惊恐的神情。

    “他被打中的八颗子弹,还给你。”洛倾尘眯了眯眼,语气中不带有一丝温度的看着马上就要咽气麦克说道:“我要保护的人,你没资格伤他。伤了他,这条命,就得留下。”

    话音一落,麦克头一歪,断了气。

    临死之前,他的手还紧紧的握着钱。不知道这些钱到了地府以后,他还能不能用得上。

    与其同时,路博看到这一幕后,踉跄的后退了两步。随即跪地磕头求饶道:“放过我吧放过我吧都是他放的炸弹,他炸死的人他该下地狱。求求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飞龙部队银魂分队中队长路博,背叛祖国的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洛倾尘冷冷的抬了抬眸道:“但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容易。”

    音落,她手持凤舞剑纵身一跃,朝着他的方向攻击而去。

    这样一把上古神剑,在这个时候出现代表着一种惩戒。对于背叛国家、背叛人民的人,死已经一种必然,剩下仅仅只是怎么死而已。

    她的每一剑刺在路博身上的时候都带着隐隐的怒意,脑子里闪过的尽是时亦北的脸。

    他微笑时候的样子、专注时候的样子、严肃时候的样子、上战场的样子。

    她几乎可以想象的到当他知道自己身后的队友其实是叛徒的时候,心里多么的难受。

    曾经对准敌人的枪口,如今对准了自己。

    为了钱,不顾一切的杀人,甚至连小孩都不放过。

    这种叛徒,简直比地狱的魔鬼还可怕。

    直到八十八剑之后,路博无力的倒了下去,疼痛让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洛倾尘虽然划开了他那么多伤口,却都是伤皮不伤骨,不会失血过多死亡,也不会伤及要害死亡。

    有的只是无尽的疼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嘶嘶”正当洛倾尘打算让将路博带回去的时候,对讲机里传出了那抹熟悉的声音。

    “洛倾尘你给我回来”

    好听、温柔、着急、微微凉的声音。

    真好听

    “咳咳洛神呼叫,洛神呼叫。两名逃窜的敌人在巫山发现。武装分子头领已击毙,至于你们的中队长”讲到这里,洛倾尘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倒在地上表情痛苦狰狞的路博随即改口道:“至于祖国的叛徒,你们自己带回去吧!”

    “站在原地别动,我去找你。”时亦北一脸苍白,全身上下都是包扎的伤口,却毫不犹豫的拿起身旁的外套,打算亲自去接她。

    “咳咳那两个人给我拦住你们的大队长。”洛倾尘对着对讲机轻吼一声道:“他的命可以我千辛万苦救回来的,可前往不能再送回阎王爷那里!”

    良久,对讲机的那一头经历了长时间的斗争后,传来时亦北妥协的声音:“你快回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