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站在手术室外,一身是血的背靠在墙壁上。她轻轻的闭了闭眼,这一刻指尖竟然止不住的颤抖。

    “虽然还没有度过危险期,但已经是奇迹了。”苏橙音摘下口罩,看着她道:“你真的很厉害。”

    即便她的心里依旧不爽,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

    洛倾尘犹如一个神一样的存在,无论是她的枪法还是医术。

    “郁兴凡呢?”

    “啊?”

    “带我去见他。”

    天上的雪越下越大,又是一个深夜。上弦月透着清冷的光,照在她的侧脸上。

    郁兴凡站在他面前,面容显得有些苍桑,和那天他们刚到基地的时候想必,简直判若两人。

    “路博背叛了你们对吗?”

    “是的。”郁兴凡沉重的点了点头道:“大队长原本已经救下孩子,安全撤退。没想到撤退的路线,竟然是埋伏。”

    “他的伤有很多处都是我认为可避免的枪伤。”洛倾尘半眯着眼冷声道:“你该懂我的意思。”

    一般来说,收到过正规训练的军人,都应该很清楚在面对即将到来的伤之时,如何做到最大限度的保护。

    但是时亦北所受伤的地方,都没有保护性防御。

    这证明,他应该是在保护什么人才受的伤。

    “听战友们说,大队长都是保护孩子受的伤。”郁兴凡的眼眶一红,咬着牙道:“明明只剩下一口气,却拼命在坚持。一直再坚”

    “不要说了。”洛倾尘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气道:“敌人,全部都杀死了吗?”

    看着那失血数值的极限,她就知道那个人一定拼命在坚持。

    说好的会安全回来,他用可怕的意志力,和死亡做斗争。

    那些让他受伤的人,怎么可以不下地狱!

    “路博和恐怖分子的头领逃了。”郁兴凡皱了皱眉道:“当地的士兵已经前去的追捕,应该是收到了上级的命令。”

    “哼”洛倾尘冷哼一声道:“即便不是收到上级命令,他们也回去的。毕竟冲锋陷阵的事情没做,收获荣誉的事情必须要做。”

    在安全区那么久,她都不曾见过一个当地的士兵救人。

    这足以证明,他们有多么无能。

    “你们两个在这里帮我看着时少校。”洛倾尘冷冷的眯了眯眼道:“把路博逃跑的路线告诉我。”

    “五分钟以前当地的士兵有传回消息,在西岩一带看到了他们,还发生了枪战,但还是被跑了。”

    “西岩?”洛倾尘皱了皱眉,这个不是她开吉普车经过的地方吗?

    依稀记得这个标示,那么他们是往白岩基地的方向逃跑吗?

    “是,从城镇通往白岩基地的方向。”郁兴凡叹了口气说道:“你也别担心了,祖国的叛徒一定的不会被他跑掉。”

    “伤害时少校的人,我一分钟都不想让他愉快。”洛倾尘冷眸一脸,全身上下散发出阵阵寒意。

    郁兴凡和苏橙音皆是一愣,看着她这样的眼神,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阴冷。

    “你们两个帮我看着的他,我去去就回。”洛倾尘目光中一片阴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清冷的眸子带着独厚的霸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