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次行动的即便是银魂分队都被称之为s级营救,就连他都没有把握能救多少人,会不会受伤。

    对手已经确认无疑是武装恐怖分子,而面对这种人,他们将面临更大的危险。

    毕竟不怕死的人,永远都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所谓领域,不应该见识过才知道吗?”洛倾尘随着甜心摇了摇头,随即将目光落在时亦北身上道:“不过既然时少校不同意我们报效祖国,那我们又何必淌这趟浑水呢?”

    “我”时亦北听着洛倾尘的语气便知道,她生他气了。

    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从心底蔓延开来,似乎原本明明可以靠近的人,突然之间离的十丈远。

    可他却又不得不这么做,这样的环境之下,她以及她的朋友都不应该留在这里。

    “大队长,所有人都已上车,准备就绪。”郁兴凡正步跑向他,敬了个礼道:“请指示”

    “出发”

    时亦北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目光依然稳稳的落在她身上。转身的瞬间,眼底尽是不舍。

    洛倾尘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孤寂。

    说不清,道不明。

    叮扣除500点兑换值,成功兑换军事战斗吉普车一辆附赠军事最强用品若干。

    空旷无垠的雪地,洛倾尘换了一身军绿色的迷彩服,放在后车厢里的枪支很多。其中是一把98,全世界最好的**,弹夹子弹全部充足。

    甜心从临时板房的二楼走了下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你你这个车”

    “说说你的故事,我可以考虑带你去岩城。”洛倾尘右手掂量着车钥匙,双手抱胸,身体斜靠在她的吉普车旁。

    甜心在原地愣了许久之后,才从震惊中晃过神,猛然抬眸道:“我的父亲是一个军人。”

    洛倾尘一愣,眼眸中闪过些许淡淡的惊讶。

    她的确有想过甜心选择来参加这个节目的录制是处于其他原因,但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个。

    一路上,洛倾尘听她说了有关于她故事。

    甜心从她出生起只见过他父亲两面,第一面是她出生的时候,第二面是她母亲去世的时候。

    当时在她母亲的葬礼上,她甚至没有认出她的父亲。匆匆一面而过的瞬间,她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谁。

    直到离开之后,她的姥姥才告诉她,刚才那个献上桔梗花的人是她的父亲。

    “按理来说,你应该很恨他才对,为什么会想要这个地方呢?”洛倾尘一边开车,一边不解的问道。

    “起初的时候,我的确很恨他。”甜心边换迷彩军服边道:“但是我看了他给我母亲写的信之后,我便不恨了。”

    按照甜心所说,他的父亲很想念她。大抵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想念他,只不过他的身份特殊,离她们越远,对他们越安全。

    “我父亲应该救了很多人吧”甜心看着她问道:“你说对吗?”

    她似乎在寻求一个答案,一个她这一生一直在寻找的答案。

    “他不仅救了很多人。”洛倾尘看了一眼前车镜道:“他还守护了我们的国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