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贪恋的是人间烟火,不偏不倚,恰好是你。蔺南衣

    生来就是帝王之子,那边有许多无可奈何的事。

    成为九五至尊之前,我曾是一个质子。

    用于维系天朝和琉璃国之间的友好关系,被送出去的礼物。

    在琉璃国的日子并不好受,但后来的我却特别的怀念。

    怀念那时候没有政权、没有势力、没有无可奈何的时光。

    对于天朝的一切,我都只能等。

    对于她我只能逃。

    我天上就有一种特别执拗的性格,这大抵源于我的母亲。我的命运,多半是因为她的执着。

    因为她爱上的人,并不是我的父皇。而我的父皇,却有非常爱她。

    爱到为了不让她与心爱的人同生共死,而将我放逐至琉璃国。

    我永远都记得,离开天朝的那天,他的父皇对她母后说的那句话。

    如果你敢自尽,你的儿子便永远都不会回来。

    我看到了母后落下的泪,以及那凄凉的苦笑。

    那时候我便知道,在爱情的世界里,没有得到一个人的心,便不算拥有。

    即便父皇即便得到了母亲的肉身,却依然没有拥有她的灵魂。

    因此在遇见她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们之间不会有未来。

    因为我不可能完完整整得到她,她也不可能完完整整的只属于我一个人。

    既然不能唯一拥有,既然做不到一世一双人,那便没办法低头屈服。

    大抵是那个时候她的个性太过于**,而我又太过于执拗。

    在琉璃国的那些日子,我所感受了除了是偶尔莫名的心悸之外。

    剩下的只有一个感触:被她折磨、被她折磨、被她折磨。

    我以为,我会很恨她。

    但离开琉璃国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我根本就恨不起来。

    我甚至不敢转身,怕看到她不舍得眼神。

    她喜欢我,我知道。

    我不知道的是,这样的喜欢是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

    回到天朝之后,我跪在父皇床榻前。除了我,还有其他皇子。

    而父皇颤抖的手,只握住了我一个人。

    他把皇位传给了我,那时候当我看着他满是周围的脸还有那眼底的泪,心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他爱我的母后,所以无论我的母后爱不爱他,他都只想把皇位传给我。

    我登基之后的日子并不如想象中舒坦,兄弟厮杀、大臣谏言、各种事情如期而至。

    那时候的我,一张面不改色的脸庞下,带着无人能知的慌乱。

    还好,我熬过来了。

    三分势力互相牵制,天朝局势定格。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得到了一个消息:琉璃国边境的小国,团结在一起打算攻城。

    即便多年未见,即便那些过往的记忆早已被埋藏在心底。

    但当这件事情传入我耳朵的时候,我依然没办法坐视不管。

    我亲自率兵先剿灭那一众小国,最后在亲手灭掉了琉璃国。

    因为我没办法留下它,人言可畏。徒留一个琉璃国,与我出兵的理由不符。

    即便是身为帝王,仍然不能我行我素。

    但

    我可以成为俘虏国,

    我可以保护她的亲人,

    我可以带她回长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