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瞬间,蔺冬雪有一种深处人间和地狱交汇之处的感觉。

    前面是光,后面是暗。

    他生平最怕的就是灵异鬼怪之类的东西,但凡听到就会让他头皮发麻。

    何况,这还是一个祭祀的时刻。

    “我我可以不转身吗?”他看着洛倾尘,非常认真的询问了一遍。

    “应该不行。”洛倾尘抿了抿唇,故作镇定的说道:“毕竟,他有点生气了。”

    蔺冬雪吞了吞口水,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心道:早知道那时候让小衣下手更狠一点了。

    下一秒,他二话不说打算朝着洛倾尘的方向跑去,却被身后的大手直接拉住。

    蔺南衣清冷如水的声音缓缓传来:“怎么?你打算跑向皇后娘娘做什么?”

    话音一落,原本一脸惊恐蔺冬雪犹如泄了气皮球,整个人完全的松了一口气。

    “我说哥你这种氛围下,真的很吓人”蔺冬雪说完这句话之后,还不忘补了一句:“见过皇兄。”

    “天牢里不见得尸体,是你带走的吧。”蔺南衣目光如炬,却并非那么深沉。

    他这个弟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

    有些时候表面上似乎很无所谓,其实他只是把情绪隐藏起来了而已。

    他眯了眯眼,良久方才说了一句:“嗯,是我带走的。”

    封后大典结束之后,他是第一个到达天牢。

    最里面的那间牢房,空气中依稀弥漫着酒香的气息。一个被蒙这头,双手双脚被绑住的女子,僵硬的躺在里面。

    落魄而又凄凉。

    他缓缓帮她取下头套,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白的脸以及那没有闭上的双眼。

    可怜,真的很可怜。

    这一瞬间,他红了眼眶,为了岳彩之红了眼眶。

    曾几何时,书塾里的青梅竹马。夫子让他们朗读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时候,他总会不自觉的看向坐在他身旁的岳彩之。

    那时候的她浓眉大眼,那时候的她粉黛未施,可确是那样的好看。

    看见流浪狗,她会给它们送吃的,看到书塾里有男孩子欺负长得丑的女孩,她也会上前制止。

    大抵,就是这样的岳彩之,让她鬼迷心窍的喜欢了那么多年。

    但人终究会变。

    当一样自己过分喜欢的东西,总的不到的时候,心底便会产生一种憎恨。

    憎恨到嫉妒,再到变了人心。

    他将她尸体带走,去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那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

    这大概是他,能够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启禀皇上,大将军孟魂启奏,土番不满一座城池的条约,打算再次进军天朝。”文德拱手行礼道:“将军已经上路,特想皇上要一名军师。”

    蔺南衣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细碎的幽光,嘴角轻轻一勾道:“天朝人才济济,朕已经想到了人选。”

    “皇上请说,老奴这就去请。”

    “你。”

    “”

    “咳咳”下一秒,蔺南衣清了清嗓子道:“那日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按律当压入死牢,择日问斩。朕,可一直记得很清楚。”

    “”文德瞪着双眼,一脸无辜的看着蔺南衣。

    总有一种心里满是委屈,却又说不出来的感觉。

    果然,那时候冒冷汗是有原因的。毕竟,他的皇上是昏君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