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岳太傅死了,在这样一个庄重的封后大典上,死在了蔺南衣的剑下。

    其实,即便蔺南衣不杀他,他也活不了多久。

    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这样的噩耗,他根本活不下去

    岳太傅死后,他在朝中的势力开始变得零散。

    即使有几个站出来反对洛倾尘的后位,却不足以改变任何局势的变化。

    她就这样莫名奇妙的成为了后宫之主,他的皇后。

    虽然如此,但她还是没有住进镜月殿。毕竟她不喜欢那个地方。

    “那你就现在凶灵宫住上两天,朕在太和殿旁重新为你建一座宫殿。”蔺南衣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里带着淡淡的笑意。

    她眉心轻蹙,反驳道:“那叫黄金宫!”

    这么想来,凶灵宫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时间好像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中,那个男人将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地。

    “能把冷宫改造成每逢七天都热闹非凡的地方,这世界上的大抵只有洛倾尘一个了。”他微微抬起右手,一脸心疼加宠溺的眼神看着她道:“辛苦了”

    辛苦了一直没能用特别霸道的方式站在她身边,陪她度过那一切一切委屈的瞬间。

    但如果可以选择,如果可以重新来过,他依然会做这样一个决定。

    护她周全,护她周全,护她周全

    这一瞬间,在这样的太和殿里,听着蔺冬雪说这样的话。她不禁觉得眼眶一红,险些落下了泪。

    有委屈、有失落、有遗憾

    但当她知道在她拥有这些情绪的时候,有一个人比她更加的痛苦着急,却只能用隐忍的方式默默承担。

    只要想到这样的蔺南衣,她便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幸运的人。

    八天后,她为小甜举办一个葬礼。

    万顷花瓣,在黄金宫的前院拼成了一个甜。

    这是她用最特殊的方式,纪念那个最可爱的人。

    这一天,黄金宫没有开门做生意,但却有很多人来了。

    来的人都是那些,曾经在从小甜手上带走东西的人。

    蜡烛轻晃,空气中弥漫着一抹伤感的气息。

    洛倾尘知道门外有很多人,那些平常说话虽然刻薄傲娇的小主们,却也有许多面恶心善之人,来送她最后一程。

    “咔嚓”

    前院的大门被打开,蔺冬雪手上拿着一根蜡烛,缓缓的走了进来。

    地上的雪已经渐渐化了,只见他一袭白衣,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有些悲凉。

    “还真是个可爱的丫头。”他低沉的声音响起,缓缓将拉住放下。

    “所以”洛倾尘眉梢微动,转过身,清眸一眨道:“你是要来祭拜小甜,还是另一个亡灵。”

    话音一落,一阵寒风吹过,将蔺冬雪放在地上的蜡烛吹灭。

    他只觉瞬间呼吸一滞,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洛倾尘道:“该不会真的真的有什么亡灵吧!”

    洛倾尘转过身,看着他有些惊吓的脸,不禁轻笑出声道:“当然有。”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又看了一眼地上被熄灭的拉住,有些寒颤道:“你为什么不害怕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