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束耀眼的光在这一刻照进她的眼睛,红绸高挂的深宫,满朝文武百官的跪拜。

    站在身旁的是这个天下,受万人敬仰的九五之尊!

    而当象征着母仪天下喜帕被揭开的一瞬间,整个盛宴陷入极尽的死寂。

    众大臣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看着这个本该被关在死牢里,那个三番五次刺杀天朝君主的亡国公主。

    而这其中,有一个人被这样一幕的场景所完全吓到,颤抖的声线,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你你不是已经?”

    洛倾尘眉梢微动,看着岳太傅惊愕的面孔,大抵猜到的一些东西。

    “昂,我现在应该在前往应曹地府的路上”她嘴角轻轻一样,冷冷一笑道:“又或者是走过奈何桥,忘记前世今生?”

    “不不可能!”岳太傅怒吼一声道:“绝对不可能,我亲手,我亲手怎么可能?”

    下一秒,蔺南衣轻轻握着洛倾尘的手,眼底冰冷如霜的看着的岳太傅道:“怎么?你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在天牢里毒死的是谁?”

    “你你怎么知道。”岳太傅闻言,踉跄一退。瞳孔不断放大,一脸惊恐的看着台上的洛倾尘,颤抖的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你难道不觉得,你毒死的那个人,呻吟声那样的熟悉吗?”

    “你难道不觉得,她特别的想要靠近,想让你认出她吗?”

    “你难道不觉得,她死的时候特别的绝望吗?”

    蔺南衣的一字一句,犹如针扎一样刺在岳太傅的身上。方才在天牢中的场景,这一瞬间在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每一幕,每一句,都让人心口犹如利剑刺穿一般的疼痛。

    下一秒,他只觉得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一声一声嘶声力竭的仰天长笑在寂静的夜晚响起。

    他知道,他中了蔺南衣将计就计的圈套。

    他知道,他在天牢里,亲手毒死了她女儿。

    那个时候,被蒙上布袋的女子,是那样的绝望

    “老夫输了你赢了”他捂着胸口,脸色如同白纸一样的苍白,看着高坐上的蔺南衣,冷冷的笑着:“像你这样的人,一定会得到报应。”

    蔺南衣,皱了皱眉,没有回应。

    顷刻之间,他将目光落在了洛倾尘的身上,眸子里闪过一抹极尽的狠决,看着她道:“还有你你必将啊”

    一阵呻吟之声的响起,岳太傅整个人僵硬住,低了低头,看着刺穿自己胸膛的利剑。

    剑柄之处可这一个南。

    蔺南衣,放下剑鞘,负手而立的看着眼前的岳太傅道:“朕可以被诅咒,朕可以下地狱,但是她不行。”

    他设计忠良,他出卖国家,他手刃太傅

    这么不堪的他,死后下地狱他毫无怨言。

    但是她不行,他不愿她被任何人诅咒,被任何人记恨。

    那些不好的都给他,坏人是他

    他贪恋这一世,死后黄土白骨,葬在哪里都好。

    但活着的时候,请让她陪在他身边。

    长长

    久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