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皇上……皇上……你万不可听这逆臣胡言乱语!”岳太傅跪地磕头道:“他手握重兵,明显就是铲除老臣的势力,从而……从而篡位啊!”

    “小人之言”顷刻之间,孟魂直接将剑架在了岳太傅的脖子上,咬着牙道:“也就只有你这种小人,才能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岳太傅被孟魂的举动吓得脸色瞬间苍白,但这一瞬间他知道自己要镇定,一定要镇定。

    朝中他的势力也不少,到时候已经会有很多人的替他说话。

    况且,如今自己的女儿已经嫁给了皇上,岳家的势力和皇家是绑在一起的,只要蔺南衣站在他这边,区区一个将军根本左右不了前朝。

    “文德,将书信递上来给朕瞧瞧。”蔺南衣剑眸一脸,继而低声对身旁的洛倾尘道:“在等一下,马上就好。”

    他并不想整个封后大典她都是盖着喜帕度过,原本这个时候他就应该揭开她的喜帕,重臣跪拜。

    可眼下,必须先把这个最大的麻烦解决掉。

    洛倾尘眉眼微微一动,右手轻轻一抬撕掉了她嘴上的胶带,轻声说道:“好……”

    只此一瞬,原本一脸镇定的蔺南衣竟然慌了一下。

    到底是有多久没听见她稳稳的坐在他身边,轻轻的对他说着话。

    他们的相遇、相见、相知似乎都在不停的伤害中度过。

    可那些过往受的伤,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起来便会觉得特别的幸福。

    莫名的会让他扬起嘴角的……幸福。

    “咳咳……”只见他接过信件,认真的看了两眼,随即故作疑惑的皱了皱眉道:“这信件上的字迹的确有很多是岳太傅所写,另外一些寄去的书信,岳太傅当真和土番有所勾结?”

    孟魂闻言还不忘交代一句:“回皇上,寄去的书信是末将偷偷潜入土番大营所拿到的,书信的时间点与在岳太傅家中的那些信件正好吻合!”

    “老臣……老臣是冤枉的皇上!”岳太傅的眼神有些慌乱,他拼命的摇头道:“老臣只是和土番进行一些……进行一些物品上的交易往来,老臣真的没有叛国啊!”

    入朝为官这么多年,岳太傅非常清楚。此时此刻,在岳府搜出这些文书,就算他没有和土番在书信上有任何勾结的内容。

    单凭这些往来信件,他就很难说得清了。

    这孟魂明显就是冲着他来的,自己妻儿没保护好被人抓走,竟然趁机赖到他的头上!

    真是可恶!

    而这个时候,他只有一个救命稻草,那就是蔺南衣。

    只要蔺南衣认为他没有勾结土番,那么他便可以洗脱罪名。

    但如果蔺南衣认为他有……

    不,如今她的女儿岳彩之已经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天朝的皇后。

    如果他这个国丈在这个时间点被扣上卖国的罪名,那天朝的脸该往哪放!

    为了国家的颜面,为了皇后,蔺南衣一定会站在他这边,而不是孟魂。

    “来人岳太傅勾结土番,证据确凿!”下一秒,蔺南衣深邃的眸子泛着淡淡的幽光看着他道:“速速将他拿下,打入天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