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太和殿外,漫天飞雪。

    蔺冬雪站在雪中足足三个时辰,才得到了见蔺南衣的机会。

    当他走进太和殿的内殿的时候,看见的不仅仅是蔺南衣,还有大将军孟魂。

    “末将见过平西王。”

    “孟将军……”蔺冬雪有些惊讶的看着他,眉梢微动。

    “咳咳……”坐落在高坐之上的蔺南衣清了清嗓子道:“你在外面等了足足三个时辰,真让朕心里不是滋味。”

    从来没想过这个世界上会有其他人喜欢上她,毕竟她刁蛮又无理,任性又骄纵。

    他更加不曾想过,那个说这一生一世都会爱岳彩之的亲弟弟,会为了岳彩之仇恨的女子,费心费力。

    “哥……倾尘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女子,她……”

    “他是什么样子的女子,朕比你清楚,”他剑眸一抬,缓缓起身,走到蔺冬雪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苦苦一笑道:“那天,朕很羡慕你。”

    那日,大雪在漆黑的夜里飘扬,她手持凤舞剑大杀四方,为的就是取岳彩之的命。

    可与她为敌的不是别人,正好是他,他整个九五至尊带着全天下人阻挡在她面前。

    而这个时候,他的弟弟蔺冬雪,站在她的身边与全世界为敌。

    没有人知道那时,他有多想抛开一切,与她站在同一阵线。

    可他不能,他不能让她死,绝对……不能!

    “哥……”

    “平西王莫要担心,土番战事末将已经完全处理好,末将的妻儿也都已经在安全之地。”孟魂拱手跪地道:“岳太傅勾结土番已证据确凿,末将跑死三匹马,才在天朝取的胜利之后,快马加鞭赶了回来!”

    蔺冬雪一愣,在这一瞬间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豁然开朗。

    从头到尾,蔺南衣都在等,都在拖延时间。他和大概早早的就已经和孟魂有了准备,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既然如此,哥为什么还要把她关进……关进死牢呢?”

    蔺冬雪至今都不能忘记,她半靠在潮湿的墙壁,眼眶泛着雾气,一片绝望的神色。轻笑的说着那句:若是有一壶酒就好了。

    “因为朕没想到她会为了小甜,独自一人杀入镜月殿。”蔺南衣轻叹了一口,嘴角露出一抹微微宠溺的笑道:“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蔺冬雪看着这样的蔺南衣,心底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曾几何时,他觉得若是他自己先遇上洛倾尘,那么就不会爱着岳彩之那么久。如果哥哥先遇上岳彩之,就不会爱洛倾尘那么久。

    可是这一刻,他觉得自己错了。

    蔺南衣生为帝王,永远冰冷那双眸子因为提起某个名字耳边的温柔,薄唇轻轻勾勒起的淡笑让他突然明白……

    无论蔺南衣这一生先遇到的人是岳彩之,还是深宫里的任何一位小主。

    他所爱的人,永远都只有一个。

    “可是……她现在一个人在天牢,我担心……”

    岳太傅是何许人也,手段绝非等闲之辈。

    “不必担心,从她再次回到皇宫的那一刻,朕就想好了所有的退路。”蔺南衣深邃的眸子微微一敛道:“纵然她这么让人不省心,朕就算死……都能……想到办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